最牛「釘子戶」:貴州一家5代人隱居山洞100多年,政府出錢都不搬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在貴州省遵義市播州區樂山鎮的一座大山中,有一個洞口高約40米,寬約50米的大洞,在洞里居然住著一戶清貧人家,除了這一家人外,方圓兩公里內再沒有任何一家住戶。

而更令人震驚的是,這戶人家5代人都居住在山洞里,已經有100多年了!

自扶貧工作開展以來,這戶洞中人家的男主人祝應國就被列為了精準扶貧對象,可以享受易地搬遷政策,可無論鎮政府的工作人員們如何動員做思想工作,都被祝應國婉拒,一家人說什麼都不肯搬走。

不少朋友親戚們得知后都來輪番勸說,政府出錢都不搬,死守著一個破洞,這不是傻嗎?

祝應國卻咧嘴一笑: 「城里人還沒這個福氣吶!」

如此倔強的釘子戶引起了許多人的好奇,紛紛前來拜訪,想要看看這個讓祝應國一家人不舍得搬離的「世外桃源」到底有什麼神奇之處。

離不開的家

翻過幾座山,再走30分鐘的山間小道,很快就能看到齊整的田地,往上一看就能看到那個讓祝應國不愿離開的山洞——關巖洞。

這個四面環山的山洞位于樂山鎮的新土村,洞不深但洞口很寬敞,山洞頂呈現一個三角形,一座飽經滄桑的小木屋正坐落在洞里,這就是祝應國和妻子明芳容的家。

祝應國已經年過六旬,12歲時不幸患上了小兒麻痹導致雙腿殘障,行動十分不便,還要時時杵著拐杖,除了2018年因為看病去過一次重慶外,再也沒有出過遠門,這個寬敞明亮的山洞就是他眷戀而依賴的全世界。

在外人看來,這個山洞處處都是缺點:漏雨,簡陋,出行不便……但在祝應國眼中,這里就是他心中的風水寶地,沒有比這更好的地方了!

但祝應國祖上并不是世代居住在這里的,大約在100多年前,他的爺爺祝紹文也居住在一處平坦宜居的山村中,後來分家產時,爺爺分到了關巖洞附近的田土。

祝應國

一開始爺爺還在田地和家兩地往返,但時間一久就覺得很不方便,于是一拍腦袋,帶著妻兒搬遷到了洞中,蓋起了一間茅草房,就這麼一直居住了下來。

1942年,有了一點積蓄的爺爺帶著家人把土墻茅草屋整修了一番,變成了漂亮的木屋,一直傳到了祝應國這一代。

爺爺去世后,祝應國的父親也沒有搬家的打算,家門口就是田地,住在山洞里,雖然出行不方便,附近也沒有其他人家,但也更加安全,就一直沒有搬遷。

到了祝應國這一代,早已適應了山洞里的生活,再加上祝應國的身體行動不便,就更加不愿意搬走了。

1986年,妻子明芳容嫁給了祝應國。

明芳容的父母去世得早,還是由她奶奶做主和祝應國成婚的。年輕時的明芳容看到這個大山洞后,心里也有些詫異,但也沒有提出異議,和祝應國一起養豬耕田,維持一家子的生計,拉扯大了一個兒子三個女兒,日子過得清貧而幸福。

日子久了,明芳容也逐漸感受到了住在山洞里的好處來:洞里常年恒溫,冬暖夏涼,蚊蟲也很少;按理說山洞里應該很潮濕,但或許是因為洞不深,洞口又很大,哪怕下雨時洞外已經泥濘不堪,洞里依舊干爽,一處滴水的地方放著一口長滿青苔的石頭水缸,夫妻倆常用里面收集的水來洗衣、喂牲口。

一晃幾十年過去,祝應國和明芳容在這個洞里住了大半輩子,就算這個山洞有萬般不好,這里都是他們的根,是他們離不開的家。

自給自足的世外桃源

人生在世,衣食住行是剛需,雖然條件簡陋,但聰明勤勞的祝應國一家人總會有辦法。

山洞前有打理得井井有條的田地,這是一家人主要的經濟來源,明芳容每天都會去打理,土豆、紅苕、玉米、小麥……每一樣都需要花費精力去好好照顧,後來因為陳村壩組大多數人都以種烤煙為生,還種過烤煙。

除此之外還在山洞里搭了牛圈、馬圈、豬圈,喂了幾頭牛、一匹馬、幾頭豬,還有幾十只雞。

祝應國則因為行動不便就在一旁輔助妻子勞作,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夫妻倆齊心協力把所有事情都整理得井井有條。

按理說住房旁邊就是豬圈之類的,難免會有難聞的氣味,但夫妻倆總是把山洞里收拾得干干凈凈,不靠近根本聞不到什麼異味,在山洞里一片干凈、寬敞又向陽的地方晾曬著洗好的衣服和谷物,滿滿都是人間煙火氣。

如果單靠種地養豬之類的只能勉強喂飽一大家子人,所以祝應國還做起了其他的手藝活。

年輕的時候,祝應國跟著一位老裁縫學過一段時間,能做一些衣褲出售,老主顧們也都知道他的情況,會多照顧他一些,當初也是因為有這一門手藝,才娶到了賢惠的妻子明芳容。

除此之外,祝應國還有一門祖傳手藝——土法釀包谷酒!

在木屋旁邊的一處石洞頂,有不少水珠噼里啪啦地往下滴,這是周邊匯聚而來的水源,是一處天然的山泉水。

祝應國的爺爺發現了這處山泉水,一開始還以為是污水,接到碗里后發現很是清澈,喝下去后甘冽又有回甜,這不正是現成的烤酒材料嘛!

于是祝應國的爺爺就和人學習加上自己研究,最后琢磨除了一套土法釀包谷酒,一口酒咽下肚,一股熱流從嘴巴燒到胃里,渾身都暖洋洋的,誰喝了都會咂咂舌頭大呼一聲「好酒」!

爺爺把這門手藝傳給了父親,釀酒的時候,年幼的祝應國經常在旁邊玩耍,看著看著也學會了如何釀酒,甚至還青出于藍,釀出的酒讓親戚朋友們都連連點頭。

「我的酒喝了不打腦殼,是純糧食釀造的,沒有勾兌其他東西,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水質。」祝應國自豪地說。

但老一輩釀酒時都釀得少,只是自己喝,最多給親戚們送一些,從不對外銷售,到了祝應國這一輩,一開始也只是自己喝,後來有好奇的鄉親們來串門,祝應國就拿出自己釀的酒招待他們,沒想到鄉親們很是喜歡,不停的勸說他把酒拿出去賣,還能給孩子們改善生活。

祝應國原本還不愿意,聽說能多賺一些就動了心,用馬匹馱了一些到村里和鎮里去試賣,沒想到很快就銷售一空,沒買到的人還專門找到他想再買一些。

于是祝應國釀的酒越賣越遠,不僅賣給了周邊的鄉鎮,甚至重慶、成都等地都有人不遠千里找來只為嘗一口這洞中佳釀。

而祝應國一年釀酒3000千斤,酒價也從最初的每斤5元一路高漲,最高的時候賣到了每斤30元,卻依舊供不應求。

夫妻倆靠著自己的雙手把小日子過得和和美美,家里的房屋一點點修整,鍋碗瓢盆、電視、電器等一件又一件的增加,四個牙牙學語的孩子們也一天天長大。

孩子們長大后離開家去打工,見識了外面的世界后,難免心中會有落差,可能不愿意再回到大山,回到山洞里來。

老兩口雖然不愿離開山洞,但并沒有奪走孩子們的自由,并不強求孩子們都留在身邊,于是3個女兒出嫁后把家安在了外地,兒子也在外面成了家。

逢年過節的時候孩子們都會提著大包小包的禮物回來看望老兩口,一同回來的還有許久未見的孫輩們,原本冷清寂靜的山洞一下子熱鬧了不少。

但祝應國夫婦畢竟年紀大了,行動也不便,原本還能種的地也荒了下來,于是兒子和兒媳商量過后,帶著孫輩們回到了山洞里生活,照顧兩位老人。

老兩口有時候會心有愧疚,覺得是不是自己阻礙了兒子的發展,但兒子卻不停地勸他們放寬心,早些年的時候,小伙子在外打拼,嘗遍了人間冷暖,回過頭來發現自己并不適應大城市的生活,還是這個寬敞明亮的山洞最自在。

于是夫妻倆白天外出干活,老兩口就在家看孩子,等夫妻倆干活回來,家里早就備好了香噴噴的飯菜。

考慮到自己的年紀已經大了,干不動太多活,又不能辜負了老主顧的照顧,祝應國把釀酒的手藝傳授給了兒子,由兒子接收釀酒的事業。

有時候,祝應國會擔心孫輩們會不適應山洞里的生活,但孩子們玩得不亦樂乎:「在(這里)家里可以去山坡上、田野里去玩,可以和奶奶一起去放牛,在城市里的話就不行。」

家里還安裝了無線網,孩子們有樣學樣地用父母的手機拍下了自己在山洞里的生活分享到網上。

「我的好朋友她知道我住在山洞,很想到我家來玩,她的家人也都想來看一看,我想帶她來到處逛一逛,去山洞里看一看,探索一下。」小孫女說。

看著在屋前奔跑、玩耍的孫輩們,祝應國和明芳容臉上滿是笑容。

日子是越過越好的

雖然一家人都過得很滿足,但依舊存在不少困難,而政府也一直都在關注和幫助著他們。

2017年,樂山鎮鎮政府了解了一家人的情況后,還專門撥款將洞里破舊的木屋重新進行了翻修、更新、加固和刷漆,原本破敗不堪的木屋又變得煥然一新。

站在木屋前,祝應國拉著政府的工作人員不停地道謝,綴滿了淚花的眼中滿是感激。

祝應國所在的新土村屬于省內一級貧困村,他也被列為了精準扶貧對象,從2014年開始,鎮政府的工作人員幾乎隔三差五就來找祝應國做思想工作,勸說祝應國搬出山洞,住在更為宜居的地方。

可無論工作人員如何勸說,都快把祝應國家的門檻都踏平了,他都沒有松口,在面對搬家的問題時,這位溫和的老人變得格外的強硬,不是裝聾作啞就是岔開話題,就是不愿意離開。

面對如此倔強地祝應國,工作人員們也沒有強迫他,播州區政府將他家列為建檔立卡貧困戶,由區交通局定點幫扶,祝應國全家的醫療報銷可以達到90%。此外,還享受種植、養殖等產業扶貧政策。

2019年7月15日,播州區政府還派人專程前來測繪祝應國的家外出的那條山路,預計投資70萬元硬化路面,方便通行。

政府和國家的關心讓祝應國每次想起時都會忍不住哽咽,他也并沒有只依靠國家的幫助來生活,反而立志要用自己的雙手讓一家人過上幸福的生活。

種莊稼、種烤煙、養豬、養雞、釀酒……祝應國一家靠著自己的雙手辛勤勞作,搭建起了豬圈、牛圈、釀酒屋、烤煙房……家里的電器也一點點地添置上,從之前的一貧如洗,到現在有了漂亮的電視、洗衣機以及各種方便的廚房家電,可以說是樣樣俱全。

洞外的空地上還新蓋了一間大房子,專門用來圈養牲口,還修繕了廁所、生產加工房,廚房和酒窖也變得煥然一新。

之前祝應國一直有個心愿,想蓋個好一點的房子,來招待不遠萬里前來的朋友。

原來自從有媒體曝光后,不少人慕名前來,他們中有的是周邊鄉鎮的,有的是省會來的,甚至連外省都有人風塵仆仆地趕來,他們中有的是好奇山洞中的生活,有的是來買酒的,還有一些是厭惡了城市里的喧囂,想來這里治愈自己的精神內耗的。

但無論是出于怎樣的目的,祝應國都會打開大門來歡迎,切下自己的家晾曬的臘肉,擺出一桌好菜,再端出自己釀的包谷酒招待每一個人。

聽著客人們的歡聲笑語,在一旁聊天的祝應國也露出了滿足的笑容,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家里的房子不大,沒辦法容納太多人休息,所以祝應國一直想要新蓋一座房子做民宿,給來訪的客人以及路過的驢友們提供一個歇腳的地方。

另外,祝應國希望自家的釀酒手藝能夠一直傳下來,不要斷了傳承,和家人商量過后計劃著開一家釀酒公司,讓更多人能夠嘗到這大山深處的佳釀。

功夫不負有心人,如今祝應國的愿望都實現了!在木屋的旁邊,新蓋起了漂亮的二層小樓,房間不算大但配置一應俱全,祝應國這下招待起拜訪的客人們也更加地有底氣了。

釀酒手藝的傳承也十分順利,只不過祝應國年事已高,已經退居二線,全權交由兒子來管理,兒子也不負所望,釀出的酒得到了他這個師傅的認可。

從老一輩的孑然一身,一直傳承到祝應國如今的兒孫滿堂,這個大山洞見證了祝家人5代人的興衰變化,他們的根就在這里,無論如何也搬不走了。

就像祝應國經常說的那樣: 「我一家五代人在這個山洞里生活有一百年了,因為我在這里生,在這里長,也將在這里老去。」

參考資料:

遵義晚報:五代人釀酒養牛洞居上百年

中國新聞網:貴州一家五代隱居山洞百年 能看電視能上網

澎湃新聞網:貴州山洞一戶人家五代人住了百年,靠巖石的滴水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