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上海貧困女研究生帶母求學被拒后自盡,校方回應:不道歉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09年11月,上海一所大學附近,一位年近60的老人躺在地板上,橫豎睡不著,于是翻身爬起來,去隔壁大學找女兒一起買床。

可剛到學校就被宿管攔住了,爭論半天上去后,在宿舍里里外外找了一圈,卻沒看到女兒的身影。

老人想著應該是參加活動去了,轉身離開。結果剛到大街上,床還沒買好,忽然一個電話打進來,只聽見對面的人驚慌失措大喊:「阿姨出事了,妳快來!」

說完這句話就掛了,老人慌里慌張往女兒宿舍跑,進門就看到女兒半跪著吊在洗手台的水龍頭上。

救援的人說她還有脈搏,大家立刻送到醫院搶救,可惜沒救回來。老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站在走廊上哭,女兒剛考上上海海事大學研究生,怎麼就在這個時候想不開呢?

所有人都在猜測原因,不久后,她的母親接受了采訪,大家才知道,害死她的就是她的媽媽。

身負使命的女孩

這個女孩叫楊元元,已經30歲了,1979年出生于湖北宜昌的一個小縣城,她的父親是六十年代北京化工大學畢業的大學生,工作后遇到了她的母親望瑞玲。

因為家庭條件不好,她的父親為他取名「元元」,希望她將來賺更多錢,而完兩年出生的弟弟則因為身體不好取名「平平」。

他們的父母都在工廠上班,父親是大學生,每個月工資就有兩百多塊,在當年,這份工資足夠一家人好好生活了。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楊元元6歲時,她的父親忽然患上了肝癌。望瑞玲耗盡積蓄為丈夫治病,可惜的是,花光了所有錢也沒能救回丈夫,家里的重擔一下子砸在望瑞玲身上。

為了不讓兩個孩子受委屈,她不想再嫁,家里沒錢了,就白天在工廠當工人上班,晚上吃過飯再回工廠看門。

楊元元當時已經記事了,她和弟弟聽母親說得最多的話就是:家里窮,妳們要好好讀書,讀書能改變命運。

楊元元一直將這句話奉為神諭,家里再窮都沒有放下過學習,她的成績也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大學聯考時還考了一個非常優異的分數。

她當時想報大連海事大學海商法專業,她是真的喜歡法律,以后也想幫助更多的人。但是她的母親卻認為,讀法律賺不了多少錢,而且去大連上學路又遠,花費又高,接著就和楊元元講家里有多窮,能省一點是一點。

楊元元想到母親這麼多年的操勞,不忍心反駁,就報了武漢大學的經濟學專業,用母親的話來說,學經濟以后好當老闆賺大錢。

此時的楊元元還不知道這次退讓對她來說意味著什麼,滿心滿眼都是好好讀書,以后讓母親過好日子,那她是否會如愿以償呢?

痛苦的陪伴

上大學之后,楊元元為了給家里減輕負擔,申請了學校的助學貸款,一有時間就去做兼職還貸款。而且,她在學校表現很好,雖然有點性格內向,但是做事情很熱情,又能干,很快就入了黨。

她成績也好,每年的獎學金加上勤工儉學的錢足夠還貸款了,還有富余的零花錢拿給母親。完成規定的學習任務后,她還輔修了法律,交了一個男朋友,對未來充滿期待。

她大三這年,弟弟也考上武漢大學,沒多久,他們的母親也來了。

她來了武漢之后舍不得花錢租房子,就直接住進女兒的宿舍。開始的時候楊元元很高興母親來看她,每天和母親一起擠在她1.2米單人床上,但過了很久,母親一直沒有要離開的跡象,宿舍里其她人都不高興了。

楊元元私下問了才知道,原來是老家的工廠搬遷到新的地址,如果住到新的家屬房要交3.5萬費用。母親舍不得這筆錢,看到旁邊的人都搬到新家屬房了,她還要每天走老遠的路上班就不舒服,所以干脆辦了內退到武漢投奔女兒。

楊元元聽母親說想在武漢常住,打算出去租個房子安頓她,但她不想離開,一個原因是舍不得花錢,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在學校呆了一段時間,非常喜歡大學的氛圍。

楊元元沒辦法,只好讓母親繼續住在宿舍,但很快就有人向學校反映了,學校連忙來找楊元元。了解情況后學校畢竟沒有讓望瑞玲搬出去,還幫忙找了一間空宿舍給她住。

望瑞玲住下來后每天找楊元元一起吃飯,沒多久還在宿舍做起了生意,楊元元一有時間就過來幫她。

按理說母親陪在身邊應該很高興,但楊元元卻很自卑,因為全校只有她窮到帶著母親住學校。男朋友分手了,其他人也不理睬她,後來她也不主動和同學們說話了。

她的舍友曾說:「她的性格本來就有點內向,母親來了之后更靦腆,她的生活除了學習、做兼職就是和母親待在一起,別說談戀愛,就是和同學說話都很少。」

楊元元雖然在上大學,但仿佛和其他的同學處在兩個世界,畢業后,她沒有拿到保研的名額。而且,因為助學貸款還有4000塊左右沒還,也沒有拿到學位證書和畢業證。

名校畢業工作難

楊元元沒有拿到畢業證,但她也算名校畢業,能找到好工作嗎?答案是能,只是比較難。她畢業后很長一段時間沒找到喜歡的工作,後來一家培訓中心了解情況后聘用她當英語講師。

她在那里工作了兩年,感覺做這行沒前途,又轉行到一家保險公司做客戶代表,這份工作沒做多久就走了。

之后的日子里,她和朋友合作擺過攤,開過雜志社,但都沒什麼結果。她慢慢意識到,沒有資本支持要把生意做起來是不現實的事情,她要賺更多的錢只能通過其它辦法,比如說讀書。

畢業五年后,她終于還完貸款拿到學位證和畢業證。但工作上的失意讓她一直悶悶不樂,而且她不論走到哪里都帶著母親,母親還會干涉她的工作,她一直沒有個人私生活。

她到30歲也沒有談戀愛,也沒有做出什麼事業,經常一邊自責沒能讓母親過上好日子,一邊對母親干涉自己的生活感到痛苦。在兩種情緒拉扯下,她開始自我放逐,生活越來越麻木,越來越自卑。

7年后,弟弟傳來好消息,他考上北京大學的博士了。

母命難為

弟弟讀博后,望瑞玲開了尊口,她對楊元元說:「弟弟去北京,妳就去上海吧!」

楊元元麻木的眼睛里有了光采,她背水一戰考上了上海海事大學的國際法公費研究生,這是她最喜歡的專業。

但是她去上海上學母親再跟著她就不太方便了,畢竟之前她也沒去過上海,而且去了也是住宿舍。

她打電話給弟弟,和他說好讓母親先去北京住一段時間,她這邊穩定了就將母親接回來,弟弟二話不說答應了。

但是,她將這件事請告訴母親時,母親卻死活不同意。她說她已經習慣和女兒住在一起,不想去北京,想和女兒一起去上海,楊元元只好帶著她一起去學校報道。

這次望瑞玲想故技重施住在學校的宿舍,但其學生不同意,紛紛搬出宿舍。學校接到學生投訴前來調解,知道楊元元想帶著母親住在學校的宿舍并不同意,他們了解楊元元的情況后表示可以安排勤工儉學,但是拒絕家屬住在學生宿舍。

望瑞玲舍不得在外面租房子的錢,也喜歡大學校園的氛圍,所以被拒絕后也沒離開,楊元元為了母親住在學校提交了很多次申請,都被拒絕了。

2009年11月21日,學校禁止望瑞玲進入宿舍,楊元元不得不和母親一起在外面找房子,最終還是學校的一個體育老師將房子租給他們,每個月只收450塊租金。

望瑞玲非常不高興,一個月450元的房租在上海不貴,但對她們來說,這已經是一個月的生活費了。她沒有辦法,只能先交了半年房租先住著。

新租的房子要過幾天才能搬進去,楊元元給母親幾百塊錢,讓她到賓館住。母親口頭答應了,但晚上卻在學校的禮堂坐了一夜。

那時候天氣很冷,晚上只有四五度的氣溫,楊元元知道后心疼極了,她覺得是自己沒能力讓母親過更好的生活。

她幫連忙母親搬到租好的房子,房子是沒有裝修的毛坯房,沒有傢俱。母女二人將地拖干凈,直接在地上打了地鋪。楊元元和母親睡了一晚,半夜寒氣不停往脖子里鉆,她心里一邊自我厭棄,嘴里一邊說著:「太冷了,一定要搬到學校宿舍去」。

她告訴母親,明天學校有活動不能過來看她,讓母親自己在家收拾,她回學校。望瑞玲很爽快答應,卻沒想到,女兒這一走就是永別。

知識難改命運

楊元元回到學校后,躺在床上想著母親,自己已經30歲,工作無所成,還要讓母親受寒受凍,越想越覺得自己活著沒意思。

第二天早上,她用毛巾和枕巾綁在洗手台的水龍頭上,打了個死結,半跪著面對房門結束了生命,此時,她僅入學70天。

學校的洗手台只有一米左右,但凡她有一點求生意識,能站起來,或者往背后的洗手台靠一靠都不會有事,但她沒有。

九點過人們發現她時,瞳孔已經散開了,但還有脈搏,可惜最后還是沒救回來。大家在她的遺物中找到一封遺書,上面寫著: 「都說知識改變命運,我學了這麼多知識,命運還是那個命運,什麼也沒有改變。」

楊元元去世后,他弟弟連忙趕來處理后事,望瑞玲認為楊元元這件事是學校的責任,如果學校不趕她,不嘲諷楊元元,那楊元元就不會死,她要求學校道歉并賠償35萬。

但是學校不同意以單位的名義道歉,他們認為自己只不過是按照規定辦事,學校的工作人員也否認曾經嘲諷過楊元元。而且知道楊元元的事情后,他們還幫忙安排勤工儉學,發生悲劇的原因是楊元元心理脆弱。

學校剛開始并沒有公開這件事情,但這件事就網上不斷發酵,越鬧越大。網友們不斷爭吵,有人認為學校太過冷血,也有人認為宿舍是公共場合,學校這樣做沒問題。

最終,這件事以學校人道主義賠償望瑞玲16萬結束,楊元元去世半個多月后終于回鄉安葬,她的生命就這樣潦草收場。

其實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不能直接將原因歸結于學校或者她自己,最大的原因還是她生活的環境。在大學畢業之后,她曾經有過幾次很好的工作機會,但她都沒有抓住。

比如說,她曾考上北京大學法學院的研究生,但是需要支付3萬左右的學費,她直接放棄了。後來又考上老家的公務員,但她的母親說:「高材生去小縣城太丟臉,又掙不到錢」。她寧愿去大城市掃大街也不愿意回老家,楊元元再次妥協。

之后,西北大學給她拋了橄欖枝,只要她去面試,面談合適就有崗位,她一直很喜歡當大學教授,接到面試通知后車票都買好了,但因為母親一句「西北大學路遠,怕妳被騙」,她再次放棄。

廣西、浙江等地也有很多公司邀請她,但只要母親說「不好看」「不靠譜」她就不考慮,于是工作的問題一拖再拖,轉眼拖到她30歲。

其實,不是讀書不能改變命運,而是性格阻止了讀書改變命運,但凡她有點主見,敢于拒絕母親或者敢于抓住機會都不會淪落到自縊的結局。

人類身體只有一個,只能容納一個靈魂,她卻受臍帶束縛,交出了選擇人生的權利。

母親羨慕都市的繁華,有「上海情節」,她就考上海,讓母親得償夙愿;母親想住學校她就去申請,一點不考慮其他人的感受;母親說能省一點是一點,她就放下學習去幫忙賣東西,對母親馬首是瞻,直到最后扛不住心理壓力自盡。

她家里真的窮到房租都要省的地步了嗎?她的母親還不到60歲,身體健康,當時母親的退休工資是900元,而且還有她父親每個月的補助,老家還有一套房子。她自己工作多年也應該有點積蓄才對,哪里會到租不起房子的地步。

她和母親這種行為在心理學上,叫做病態共生,也就是父母想盡一切辦法讓子女聽從自己的意愿,而子女則會病態的滿足父母任何要求。

其實不只是她,在我國還有很多被父母過度保護的人,比如說孩子二十幾歲還設門禁,晚上九點不回家就報警,這些行為都不利于孩子獨立成長。

而且,這些父母這樣做,真的是出于對孩子的喜愛嗎?

有一本書叫做《被討厭的勇氣》,書里說:「一切人際關系的矛盾,都源于對別人的課題妄加干涉,或者自己的課題被別人妄加干涉」。

生活就是課題,父母與孩子之間的矛盾往往因為一方過多的干涉產生。而且,很多時候,父母干涉孩子并不是純粹的為孩子好,而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和操縱欲。

比如說有些家長天天催孩子學習,但他的目的可能是下次和朋友吹牛的時候,可以大聲說:「我兒子成績第一」,以此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其實,做父母是需要大智慧的,我們要學會兩件事,一是有效的陪伴,二是學會放手。陪伴能讓孩子有安全溫暖的童年,無形中培養他們良好的行為習慣。放手讓孩子長大后能獨立成長,擁有自己的人生。

參考資料:

讀者:上海女研究生自縊事件,真相曝光:沒有人愿意被臍帶拴一輩子

找法網官方整理:上海貧困女碩士自盡亡 家無房產 母遭學校驅趕

360個人圖書館:2009年,上海女研究生楊元元在宿舍自縊,真相曝光:母親害了她

中國青年報:貧困女研究生自盡續 校方拒絕以單位名義道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