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廣西女子火車上如廁意外墜落鐵軌,索賠570萬,成功了嗎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凌晨兩點,疾馳的火車上,車廂里靜悄悄的,列車駕駛員時刻關注著列車和前方鐵軌狀態。這條路他已經跑過很多次,閉著眼睛都知道要怎麼走,不過心里一點不敢馬虎。

「那是什麼?」駕駛員驚呼,遠處的鐵軌旁竟有一團模糊的東西在緩慢蠕動,他立刻采取緊急制動。現在天色很暗,他們看不清楚究竟是什麼東西,心里有不禁點害怕,但還是急停了列車。

駕駛員叫上幾個健壯的乘務員一起下車,往回走了200米左右,他們看到鐵軌旁躺著個血肉模糊的人。

幾個大老爺們兒嚇得心里一跳,他們在這條路上跑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這個人左手左腳都沒有了,頭皮損傷近三分之二,旁邊的手機一直在響。他們趕緊聯系附近的工作人員把人送到醫院,接起患者電話,將事情告訴她的親人。

這個人叫胡家津,發現她的地方方圓幾十公里沒有人煙,附近也沒有看到任何交通工具,她是怎麼憑空出現在鐵軌上的?

中年夫妻打拼20年,終于走遍夢中情「城」

胡家津的丈夫叫李鵬丞,二人是廣西柳州人。他們在上大學的時候認識,李鵬丞只比胡家津大了1歲,相互之間和聊得來,在初次見面時,就對對方產生了好感。那時候的人談戀愛非常干脆,他們交往一段時間后就結了婚。

他們婚后感情很好,還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胡家津前不久還答應兒子五一五四放假了就帶兒子去看外婆。胡家津是一個喜歡旅游的人,但是之前一直在柳州打拼,只能把想法壓在心里。

05年四月份的時候,她看著鏡子里自己蒼老的容顏,忽然意識到,再不去想去的地方看看,以后就沒有機會了。于是她左思右想還是把想法告訴丈夫,丈夫李鵬丞非常尊重妻子的想法,聽到妻子想去旅游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畢竟,他和妻子結婚這麼多年,一直在打拼事業,還沒有帶她出去旅游過。得到丈夫支持的胡家津心里高興,連夜策劃了旅游路線和時間,她想去的地方很多,但肯定不能一次全部走完,所以在很多想去的地方中,艱難的選擇了夢中情「城」——湖南鳳凰古城。

初次到鳳凰古城的胡家津興奮極了,他們好不容易來一次幾乎把古城所有風景都游覽了一遍,萬名塔、石板老街、沱江的吊腳樓......幾乎古城所有名勝都印上了他們的腳印,所有美食都被他們品嘗了一遍。

快樂的時光總是很短暫,把想玩的地方都玩一遍后,他們踏上歸途,五一小長假還要帶兒子去看姥姥呢。

4月23號,他們傍晚踏上了歸家的火車,如果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胡家津打死也不會上這輛車,可惜,未來無法預知。

她做了個可怕的噩夢,結果發現「夢鏡」都是真實的

胡家津和丈夫買了13號車廂的臥鋪,她睡在2號鋪上。凌晨一點左右,她迷迷糊糊的醒來,天氣還有點冷,她一點也不想離開被窩,但人有三急,不得已,她還是靠著毅力爬起來。上完廁所后她邊往回走邊瞇著眼睛打哈欠,旁邊的旅客呼嚕聲好響,有點吵。

路過兩節車廂接頭的地方時,她隱隱約約看到前面的地上好像有個坑,但她以為自己看錯了,打著哈欠一腳踩下去。尖叫來不及喊出口就襲來一陣劇痛,緊接著就是無邊的黑暗。

胡家津感覺自己睡了很久,還做了一個噩夢,她夢見自己在火車上掉進坑里了,還把手腳摔斷了。她迷迷瞪瞪睜開眼,這是哪里?黑漆漆的一片,身下很涼,附近隱約有些路燈。

她猛的睜開眼,是了,她真的從火車上掉下來了,不是做夢,她扭頭看了一下,左邊的胳膊不見蹤影,隨身包里,手機響個不停,但是她沒有力氣。來不及細想,她就聽到鐵軌傳來一陣震顫,她知道自己必須立刻離開鐵軌,不然沖過來的列車會把自己碾成肉泥。

她的右腳使不上力氣,不過右手還能用,她用右手抓住鐵軌,瘋狂往鐵軌旁邊的碎石挪動。更近了,馬上就能離開鐵軌了,她用了十二分的力氣,幾乎感受不到身體的疼痛,總算在列車的燈光到來之前,挪到鐵軌旁邊。

她已經在這里躺了很久,附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她感覺有點困,她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久了,她知道,這輛車可能就是自己最后的機會,她努力用右手撐起整個身體,希望駕駛員能看到她,幫幫她。列出從身邊疾馳而過,胡家津一下子失去所有力氣,摔倒在碎石上。

眼淚順著眼角滑落,她不敢想象自己的命運。忽然,列車停下來了,胡家津一下子放松下來,過了幾分鐘,她隱約聽到一些嘈雜的聲音,還有人叫她不要睡,但她實在太累了。

丈夫久等不見妻子歸來,遍尋車廂不見蹤影

再說另一邊,丈夫李鵬丞在妻子起床時就醒了,本來想繼續睡,但冥冥中好像有預感,他怎麼也睡不著。過了10分鐘,20分鐘,半個小時,妻子依舊沒有回來。李鵬丞心想妻子是不是忘記帶紙了,于是翻轱轆爬起來,打算去找她。

他先到前面的車廂,廁所門開著,沒人。他又到后面的車廂,依舊沒人。李鵬丞連忙給妻子打電話,但是撥通后一直沒人接,他趕緊聯系列車的工作人員幫忙尋找妻子。

列車工作人員找遍所有車廂也沒找到胡家津,大家都在懷疑,胡家津是不是沒有上車?不然這麼大個人怎麼會在火車上憑空消失?李鵬丞堅定的告訴工作人員,她一定上車了。

李鵬丞問遍了所有人,但大家都沒有看到過胡家津,只好打電話報警。他邊等待警方邊打妻子電話,電話每次都撥通了,但就是沒人接。

不知道打了第幾次,電話終于接通了。「胡家津妳在哪兒?」李鵬丞幾乎是吼出來。

但電話的另一邊卻傳來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喂?人從火車上掉下來了!趕快過來啊,傷得慘哇!」

李鵬丞頭腦一片空白,聽到對面報了個地址就想往車下沖,工作人員連忙攔著他,列車在途中不能停車,讓他下一站下車。

李鵬丞知道列車工作人員是對的,但他依舊沒忍住對他們發了脾氣,他努力克制情緒,焦急的等在一邊。到站后他再次接到電話,妻子已經送到廣西三江縣人民醫院搶救,他直接坐另一輛列車返回,找到醫院,家津現在怎麼樣了?

失去三肢,心存死志,親人寸步不離將她從鬼門關拉回來

李鵬丞趕到醫院后,搶救的醫生聽說家屬來了把手術通知書拿出來,「患者左手和左腿已經被火車碾斷,右腳的關節也被車壓斷,需要截肢。」「右邊的胳膊粉碎性骨折,頭,腎、腰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

李鵬丞聽完醫生的話,忍者心里的悲痛在手術通知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胡家津過了兩天才脫離危險期,因為這家醫院條件有限,所以她脫離危險期,李鵬丞就連忙帶著她轉到柳州市人民醫院,轉院后她做了7次手術才才保住性命,但是已經失去的肢體還是回不來了。

這個時候的胡家津時睡時醒,每次醒來只能感受到劇烈的疼痛,她還不太清楚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只是痛得大喊。

又過了幾天,她真正清醒過來,看到醫生給自己換藥時動作非常小心和迅速,她嘗試低頭看自己的身體,結果看到自己的左腿、左胳膊的位置空蕩蕩,右腳也沒了。她一下子承受不住打擊,哭了出來。丈夫李鵬丞陪在她身邊,安慰她,知道這件事的妹妹也趕來照顧她。

藥效過去后,胡家津產生了嚴重的幻肢痛,她的左手左腿以及右腳的傷口在不停的折磨她。她整晚整晚痛得睡不著,總感覺已經失去的肢體仿佛又回到身上了,胡家津躺在病床上痛得大喊,喊到聲音嘶啞,丈夫和妹妹在一邊陪著,不停安慰她。在之后很久,她都不敢回憶當時的生活。

好不容易度過了那段痛不欲生的日子,胡家津的痛苦有所緩減,開始能清醒的思考事情。她看著空蕩蕩的褲腿和袖口,心里止不住的難過,就算她很堅強,還是慢慢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

胡家津不敢想失去左手和雙腳之后怎麼過,她現在不能坐起來,不能穿衣服,吃飯,甚至不能自已使用馬桶,沒有任何尊嚴可言。而且以后在家里她什麼也做不了,只能躺在床上靠別人照顧,會拖累丈夫和兒子。

除了這些,她的右手也無法愈合,幾年后出現關節炎、肱骨頭壞死的可能性極高,到時候可能還需要到醫院做人工關節置換。只是心里想想她就感覺痛不欲生,她無法忍受未來一直這樣生活,于是,心里產生了一些消極的想法。

沒多久,她就偷偷躲在洗手間,用繩子勒自己的脖子,丈夫李鵬丞察覺不對破門而入,救下了她,妹妹趕緊過來,寸步不離的守著,不停告訴她兒子現在的生活,兒子有多需要她這個媽媽。胡家津還是舍不得親人,放棄了自殘的想法。

妹妹請了很久假,一直陪在她身邊,她害怕姐姐會做什麼不好的事情。她經常推著胡家津出去曬太陽,會和她講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丈夫也經常陪在旁邊,胡家津明白他們的擔憂,她知道未來的日子不好過,但還是在親人一次又一次的關心中重新打起精神。

胡家津重新燃起面對生活的勇氣,努力聽從醫囑積極治療。傷口慢慢開始愈合,幻肢痛和其它的癥狀也減輕了不少,但是每一次牽動傷口都會帶來一陣劇痛,這些她都忍過來了。

胡家津根本不敢告訴母親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怕老人身體大了,受不住打擊。她和丈夫商量后告訴母親,她去外國學習了,時間有點長,要過幾年才能回來。整整兩年,她都不敢去見母親,但她不知道,母女連心,其實她剛出事不久,母親心里就有預感了。

最終,胡家津被評為一級傷殘甲等,永遠失去了左腿左手(包括左邊臀部),失去了右腳,右手關節也斷成12塊,后遺癥嚴重。

不過她沒有自暴自棄,而是在親人鼓勵下她重新提起生活信心,積極配合醫囑復健,早上兩個小時,下午一個小時,胡家津重新適應了自己的身體。

將鐵路局告上法庭索賠570萬,他們能成功嗎?

過了將近一年,她才回到曠別已久的家,離開的時候有多高興,回來的時候就有多痛苦。在家休養了一年后,她基本習慣了靠右手生活,也能自己穿衣服和上廁所了,只不過很多時候還是需要丈夫或兒子幫忙。

這段時間柳州鐵路局的人經常找他們,想要私下里處理這件事情。但胡家津一生就這樣毀了,她對鐵路局是有恨的。她心里經常想如果他們的工作人員能在細心一點,沒有忽略走廊上那個檢查空調的入口,能及時把它焊好,她是不是就不會變成如今這個樣子?

鐵路局也想不明白,那個口子的鐵板平時幾個大漢都抬不動,所以工作人員檢查完后才會一時疏忽沒有進行焊接,怎麼就在胡家津路過那里的時候翹起來了呢?

胡家津找了律師計算費用,律師對他們的情況進行深入連接之后,計算的各項費用加起來大概在570萬元。鐵路局的律師聽到這個補償的價格沒有同意,因為這確實大大超過承擔能力了,當然,他們也知道沒有人愿意為570萬失去手和腿,換來一身疾病。

他們也積極處理這件事情了,胡家津一部分治療費用就是他們主動處理的,雖然無法接受賠償570元,但胡家津未來的生活也確實受到很大影響。

雙方幾次洽談都沒有談攏,于是在2007年1月,失去三肢渾身是傷的胡家津一怒之下,直接把柳州鐵路局告上法庭。

在法庭上,他們表示在計算價格之前也考察過國內外相關案列,認為自己要求鐵路局補償醫療費、精神損失費、誤工費、殘障人輔助用品費、心理治療費等共570萬元是合理的。

但是柳州鐵路局的律師表示,他們曾經多次嘗試主動聯系胡女士和解,但是胡女士要求的補償金實在超過鐵路部門的承受能力太多,現在胡女士提出的補償也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所以,鐵路局只愿意支付傷殘賠償金和精神損失費。

胡家津及其親人聽到后立刻反駁,她們認為柳州鐵路部門每年的純利潤就高達幾個億,所以這點賠償金是能拿出來的。

關于假肢的安裝雙方也產生了分歧,因為胡家津屬于高位截肢,左腿基本上是貼著股溝截下,對假肢的要求極高,所以她們想到國內安裝假肢最好的上海裝,但鐵路局希望他們在本地裝,二者各執一詞,互不相讓。

有記者專門找到當地安裝假肢的部門進行了解,相關工作人員也承認,他們和上海確實有很大差距,像這種高位截肢的情況,安裝假肢的難度也非常大,而且關于裝假肢的心理治療、技術、康復等問題的處理等問題上,他們也確實比不上上海。

最終,法律進行多方綜合考慮后,判決當捷運路局賠償胡家津148萬元人民幣,出去鐵路局主動承擔的15萬元醫療費大概還需要給胡家津133萬左后。

這筆補償對于鐵路局來說還算合理,但對胡家津來說,這不算高,因為這件事對她以后的健康,生活甚至心理上都造成的嚴重的損害,她可能一生都走不出陰影。

不過,在法院判決后,他們也沒有不依不饒,而是冷靜的開始裝假肢和準備復健。假肢要直接接觸傷口,穿帶的第一年經常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患者需要特別注意斷肢的肌肉訓練,防止斷肢肌肉萎縮。

而且,截肢的部位越高,穿戴假肢需要付出的體力、意志力就越多,更不要說胡家津這樣兩條腿都需要穿帶假肢的,其中一只還是從腿根截斷的超高位截肢。就算安裝了最好的假肢,她要靠自己獨立行走也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胡家津是一個性格堅韌的人,她穿戴假肢后,經過幾年訓練,已經能勉強靠拐杖行走,偶爾還能幫家里人做一頓飯。希望以后,胡家津女士能早日走出往日的陰影,也真誠祝愿她在以后的日子里,能身體健康,越來越幸福。

參考文獻:

女子因火車事故失去三肢向鐵路局索賠570萬-法律快車,更新:2019-01-14 06:07

我國首例火車地板塌陷乘客墜落致殘案開庭-法律快車,更新:2019-01-17 18:04

女子因火車事故失去三肢 向鐵路局索賠570萬-新民周刊 , 時間:2006-10-26 22:06:29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