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男子的百畝稻田被野鴨吃光,怒而宣戰,專家:千萬打不得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遼寧大連大盧村村西的水稻田里,顆粒飽滿的稻穗正在風中搖曳。

突然,成千上萬的黑影鋪天蓋地地撲向了稻田,這些黑影毫不客氣,在水稻田里大吃大喝, 一夜之間,許多水稻遭到了破壞,100多畝精品水稻被吃了個精光!

眼看著就要豐收了,卻被這些壞蛋們吃了個精光,農民又氣又心疼,卻又拿這些「敵人」毫無辦法,抓又抓不到,趕又趕不走,雙方陷入了拉鋸戰。

更讓人無可奈何的是,這些壞家伙們大有來頭,千萬動不得!

夜黑風高搶糧夜

年近半百的張利民是大蘆村的村民,是村里有名的種糧大王。

大蘆村離海邊不算遠,有著大片的鹽堿地,2000年,張利民承包了1000多畝鹽堿地,耗盡心思改進了土壤,改良成為適宜種植的良田。

耕種了幾年后,這片土地慢慢有了收成,張利民也靠著這片良田還上了貸款,家里也不再過得緊巴巴的。

到了2008年,張利民承包的水稻田面積達到了1200畝,地跨兩個鄉鎮、三個村,每年的產量十分可觀,他還曾被評為大連市種糧王。

2008年11月,又到了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豐收日,張利民和其他農民們幾乎整天都守在水稻田里,生怕出了什麼差錯。

按理來說,水稻田只要做好施肥、除蟲等事情,就不需要那麼嚴密地看守了,可張利民不僅白天守在田里,夜晚也有人在巡邏,24小時全天候看護。

這麼嚴密的看護,張利民究竟在防著什麼呢?

「來了!動手!」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后,水稻田的上空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黑影,湊近了一看,居然是一群野鴨!

只見成千上萬的野鴨們鋪天蓋地地飛進了水稻田里,向著已經成熟的水稻發起了襲擊,鴨嘴一張一合,突突突幾下,稻粒就被啄了個精光,只剩下一個光禿禿的桿。

野鴨數量眾多,密密麻麻地飛起來,那場面十分壯觀,讓人害怕得不敢接近。

張利民急了,幾乎是嘶吼著:「愣著干嘛!趕鴨子啊!」

看守水稻田的人們一擁而上,不停地拍手、吼叫著,想要把這些「強盜」趕走。

可這邊趕走了,那邊又落下了開始吃,數量又那麼多,僅靠人力驅趕收效甚微。

一夜過去了,吃飽喝足的野鴨們心滿意足地離開,只剩下了滿地狼藉的水稻田。

站在田埂上的張利民,看著自家被毀壞的水稻田欲哭無淚。

野鴨吃水稻的時候,有許多稻粒掉在土里,踩來踩去后根本撿不起來也沒辦法食用;吃過的水稻成片的倒下,秸稈都被折斷,損失慘重。

「這一面地整個叫野鴨吃溜光的,一宿就給我吃了100多畝地,太慘了那個場面。」

這一晚上就損失了十多萬元,張利民心疼得要死,簡直欲哭無淚:「這哪是鴨子,就是胡子(強盜)!」

這不是野鴨第一次來到水稻田里打秋風了,從前幾年開始,就陸陸續續地有野鴨來到水稻田里搶糧,它們還知道算著時間,專挑水稻成熟的時候來「搶」糧。

一開始數量不多,只有十幾只,結果慢慢地越來越多,到後來鋪天蓋地的都是野鴨,顯然把張利民的水稻田當成了食堂!

這些野鴨是從哪來的呢?沒有人知道。

已經有100多畝精品水稻報銷了,張利民心疼得不行,發誓要守護好剩下的水稻田,和野鴨斗爭到底!

于是一場驚心動魄的人鴨大戰就此拉開序幕!

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張利民也不是什麼魔鬼,做不出傷害野鴨的事情,所以他想出的第一個辦法就是人力抓捕!

每天一大早,張利民就和前來幫忙的鄉親們在水稻田里,守水稻待野鴨,準備徒手捕捉。

張利民想得很簡單,人和鴨子的智商有著壓倒性的差距,人怎麼都能想出個辦法去抓。

抓了鴨子后也不做什麼,拿到別的地方去放生,或是養一段時間再放掉,讓被抓的野鴨們意識到危險,其他的野鴨也會感受到威脅,自然而然就不再來了。

可張利民千算萬算,算漏了鴨子會飛,而且比人要靈活得多。

于是接連幾天,張利民和鄉親們在水稻田里跑來跑去,累得夠嗆,野鴨是一只都沒抓到。

「咱人在地上跑再快,可那玩意兒會飛啊,撲棱一下就飛了,咱根本就不是它們的對手。」

人一靠近,野鴨就拍打著翅膀飛走,哪怕是搞突然襲擊,野鴨也反應迅速,嗖地一下就飛走了。

幾天下來,別說野鴨了,連根鴨毛都只能撿地上掉的。

于是人鴨大戰的第一回合,張利民慘敗。

空手沒法抓,那就上工具!

張利民經過多方打聽,和一些有經驗的人學習了一點捕鳥技術,想著野鴨也是飛禽,這技術同樣適用。

張利民找來了捕鳥用的大網,在野鴨經常出沒的地方布置,用三四米的竹竿把網撐起來,把水稻圍了個水泄不通。

看著水稻田里四面的大網,張利民得意極了:「這次我布下天羅地網,看妳往哪跑!」

時間一天天過去,野鴨們依舊在稻田里肆虐,張利民再次損失慘重。

「這鴨子太鬼了,就是不往網上飛啊,我也不能把1200畝地,都安上網啊!」

原來野鴨識破了老張的詭計,發現經常去的那片水稻田有陷阱后,野鴨們就換了一片水稻田,反正老張有1200畝地呢,又不能全都掛上網,有的是空子給野鴨們鉆。

張利民還發現,一般的鳥類從地上起飛的時候會有一個助跑的過程,所以容易撞到網,而這些野鴨不是,幾乎是直飛直落,大網就失去了勇武之地。

「就跟直升飛機差不多,不往網上沖。」

聽著野鴨吃飽后發出的叫聲,張利民只覺得是野鴨在嘲笑自己,氣得牙根癢癢。

人與鴨交鋒的第二回合,野鴨大勝而歸。

就在這一籌莫展之際,幾個人找到了他。

這些人自稱是從南方來的捕鴨人,聽說了這邊有大片的水稻田因為野鴨而苦不堪言,這才找到了張利民,說是能幫忙抓鴨。

張利民是有些不相信的,畢竟他試了那麼多方法都抓不到,這些人都還沒見過這里的野鴨,怎麼就這麼自信能夠抓到呢?

遭受質疑的捕鴨人也不生氣,而是利落地拿出了工具,給張利民展示了一遍捕鴨大法。

捕鴨人用來捕鴨的網是一種特制的大網,像蚌殼一樣,打開平鋪在水里,從面上看根本看不出有網。

緊接著,捕鴨人又拿出了幾只鴨子,這些鴨子是捕鴨人自己馴養過的,是捕鴨用的「誘餌鴨」。

他把鴨子的一條腿綁在了水里鋪設好的網的上方,然后就在不遠處的小窩棚里,拉著網的機關繩子靜靜等待。

水面上只能看到「誘餌鴨」,因為被綁住,只能在機關網上方的水面游動,不停地掙扎撲騰著,發出叫聲。

聽到鴨子的呼喚,在周邊霍霍水稻的野鴨們果然上當,接二連三地飛到了水面上查看情況。

躲在暗處的捕鴨人靜靜等待著,等野鴨游到了機關網上方后,使勁一拉繩子,機關網就合攏,野鴨就這麼被成功捕獲了!

一旁的張利民看得是目瞪口呆,沒想到折騰了他那麼久的野鴨,居然真的被抓到了,當即就讓捕鴨人留了下來。

不過他還是留了個心眼,仔細打聽了這些野鴨被捕后會被怎麼處理。

捕鴨人稱他們是來抓野鴨回去馴養的,下蛋去賣,這種野鴨的價格可高了。

聽起來還算可以,張利民放下心來,大手一揮就讓捕鴨人們盡情發揮,趕緊解決掉他的心頭大患。

捕鴨人果然給力,野鴨接二連三地落網,來搶糧的野鴨們肉眼可見地減少,張利民心里美得直冒泡。

但還沒等捕鴨人把野鴨都趕走,就有人找打了他,告訴了他一個消息:這些捕鴨人根本就不是來抓鴨子馴養的,而是把這些鴨子賣給野味館,一只能賣200多!

這下張利民不干了,他原本想著野鴨被捕了還有個好去處,結果卻是被端上了餐桌,這不是缺德嘛!

于是立馬把這些捕鴨人都趕走了,說什麼都不讓對方再來捕鴨了。

沒了捕鴨人,野鴨們似乎察覺危險已經過去了,水稻田又陷入了危機,張利民又開始頭疼起來。

就在張利民和野鴨斗智斗勇時,當地的野生動物保護部門找到了他,給他帶來了一個讓他驚喜而又無奈的消息: 這些野鴨都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

野鴨的真面目

得知這些搶糧的野鴨居然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后,張利民都蒙了。

「光聽說大貓熊、東北虎是保護動物,沒聽說水鴨還有一級二級保護動物。」

原來這些野鴨名叫斑嘴鴨,江河湖泊以及沿海灘涂鹽場等水域都有分布。

近年來,因為當地的獵槍收繳和老百姓捕殺野生動物的禁止,以及人們對環境的保護,生態環境得到了改善,許多飛禽走獸的數量都有明顯上升。

碧流河下游入海口附近的這片濕地,是候鳥遷徙途中的重要中轉站,而老張家的水稻田剛好在這里,于是不止是野鴨,許多飛禽都把這里當做了食堂。

得知了野鴨的真實身份后,張利民很高興,因為這代表著生態環境在變好,同時也更加的無奈,之前就趕不走,現在因為野鴨們「身份尊貴」,驅趕的時候就更要小心了。

既不能傷害野鴨,又要保住自家的水稻田,張利民思來想去,最終只能用笨辦法:和野鴨搶糧!

張利民買來了大型聯合收割機,雇來了大批的工人,夜以繼日地勞作,爭取從野鴨嘴里搶回所有水稻。

收割的同時,張利民也在驅趕野鴨,找人拿著鐵通鐵盆敲打,在水稻田里來回的走動,用巨大的響聲把野鴨們趕走。

這招很有用,受驚的野鴨們急急忙忙地飛走,張利民就抓緊時間收水稻。

可沒過多久,野鴨們就習慣了這個聲音,也知道了張利民是光打雷不下雨,根本就不會傷害它們,于是就在響聲里繼續淡定地吃東西。

張利民只好今天敲鑼,明天打鼓,爭取每天發出的響聲不一樣,可沒過幾天,野鴨們徹底免疫這些聲響了。

張利民沒有放棄,他找來了許多煙花、鞭炮,在水稻田里燃放,一個工人一天晚上就要放五六十個!

于是水稻田里就出現了這樣一幕:工人們在這邊熱火朝天地收割水稻,天上的煙火點亮了夜空,不遠處的野鴨們吃一會飛起來,吃一會飛起來。

就這樣,張利民在不傷害野鴨的情況下收完了水稻,雖然每天要花費幾百塊錢,但好在從野鴨嘴里搶回了糧食,盡量挽回了損失。

可這些野鴨認定了這里就是它們的食堂,每年豐收的時節就會回到這里進食,甚至還出現了其他的鳥類,天鵝、丹頂鶴這些以前只在電視上見過的鳥類,真真實實的出現在了張利民的眼前。

普蘭店野生動物保護站的工作人員們會不定期地到這里檢查,給村民們科普保護動物的相關知識,相關部門也對遭受了損失的農民們進行補償,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如今的張利民對這些野鴨們不再那麼排斥,甚至喜歡上了這些霸道不講理的小家伙們,每年野鴨回來的時候,他還要專門到田邊看看。

張利民依舊要和野鴨們斗智斗勇收糧食,但他專門留出了幾百畝田地不耕種,全都留給來這里吃飯的候鳥們休養生息。

人與動物之間的矛盾屢見不鮮,我們和動物、自然之間究竟該如何和諧相處,還需要不斷地摸索、思考。

參考資料:

央視網:農夫與鴨

半島晨報:種糧大王每年被野鴨偷吃百畝水稻 斗智斗勇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