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男子撿到一只「狗」,養大發現眼睛冒綠光,專家:牢底坐穿獸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妞妞,快出來,不擦干會凍感冒的。」

浴室里,一名六歲的小女孩正拿著一塊毛巾,緩緩向寵物靠近。

可就在她剛想撲上去時,怪事突然發生了,伴隨著「啪」的一聲巨響,整棟房子都陷入了黑暗中。

女孩頓時嚇得打了個激靈,趕緊轉身想要把「狗」叫到身邊,卻發現不遠處,一雙綠瑩瑩的眼睛正盯著自己。

「啥情況?」還沒分辨清楚,她就失聲驚叫起來,姐姐聽到聲音,也火速朝她這邊摸索過來。

而期間她只能一邊祈求綠眼睛的怪物不要靠近自己,一邊尋求心理安慰:沒什麼好怕的,這是蟲!這是發光的蟲!

夜間會發光的蟲

好在黑暗沒持續太久,燈全部恢復正常后,抱著姐姐不停啜泣的小女孩也將目光轉向了剛剛冒綠光的位置。

結果卻猛然間看見,自家的寵物「狗」妞妞,正一臉呆萌地端坐在那里。

那道綠光怎麼回事?妞妞與其又有什麼關系?聯想到之前發生的種種怪事,小女孩愈發覺得,家里的寵物可能不是一只普通的「狗」!

農家樂奇緣

女孩名叫李璐,陜西西安人,說起妞妞與他們一家的緣分,還不得不提到一個重要的人——李楠。

李楠正是女孩的父親,前些年靠自己打拼闖下一番事業,成為當地小有名氣的富商,早早就在城里的繁華路段買了房。

他們一家的狀態用富足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但是,誰也沒料到,一只「狗」的闖入會徹底改變他們的生活。

2008年年初,李楠開車載著哥哥行駛在一條蜿蜒的山路上。

彼時正值年關,家家戶戶都在忙著做準備,可迫不得已的兩人卻要忙于應酬,不免心里有些怨氣。

一路上哥哥的眼睛都直愣愣地盯著外面,對于即將要到的秦嶺農家樂,一點都提不起興趣。

李楠也有些心神不寧,不知不覺放慢車速,就在他剛想提議下車抽支煙時,車窗旁突然閃過一個影子。

哥哥慌忙伸出頭張望:「停車,好像有只狗在那臥著,去看看。」

兩個人躡手躡腳地下了車,踩著劈啪作響的枯葉,緩緩來到「小狗」身旁。

令人驚喜的是,映入眼簾的的確是一只毛茸茸的小動物,然而令人擔憂的是,小家伙好像不行了。

「小狗」的毛發呈現不健康的灰黃色,兩只耳朵始終耷拉著,就這樣奄奄一息地躺在草坑里。

起初兩人還以為它只是睡著了,強行將它抱起來放在地上,結果只見它往前搖晃了兩下,就直直栽倒下去。

這時李楠才注意到,「小狗」好像生病了,看上去面黃肌瘦的,臉都餓變形了。

「怎麼辦,要抱上車嗎?」哥哥看向他,他無奈地吐出一個煙圈,也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雖說臨近過年,但這里來往的人并不多,如果就這樣將小家伙丟在這里,那它面臨的不是餓死,就是凍死。

可如果兩人將小狗帶走,他們接下來要應酬,小家伙又該如何安置?并且萬一死在半道,又該怎麼處理?

妻子的轉變

兩人呆呆看著「狗」,在「小狗」發出一聲微弱的悶哼后,心生憐憫的他們還是選擇把小家伙抱了起來。

「算了,這是一條命,走一步看一步吧。」

可喜的是,喂了一點水,「小狗」的精氣神恢復了一點點,在車上也不鬧騰,一路乖乖趴在窗邊,好奇地打量著外面的世界。

呆萌的模樣看得人心都要化了,一向喜歡小動物的李楠忍不住,將它捧起來觀察。

可看著看著,他突然怒火中燒,指著「狗崽」臉上的傷口,就氣憤地說道:「肯定是被人傷到了。」

還有眼角邊,也能隱約摸到腫塊,似乎還傷到了眼睛,留下了后遺癥。

這可怎麼辦呀?哥哥這邊沒地方養「狗」,于是李楠只能抱著忐忑地回了家。

剛把小狗放下來,敷著面膜的妻子就明顯有了一絲的不悅:「這狗哪里撿來的,這麼臟!」

其實薛莉平倒不是不喜歡小動物,只是小家伙看上去真的一副病懨懨的模樣,又瘦又丑的,讓人實在憐惜不起來。

李楠這邊借口:「養幾天看看吧,到時候給它重新找個家。」

丈夫都這樣說了,妻子自然不好再阻攔,悻悻回了屋,而讓人出乎意料的是,放學歸來的孩子們卻突然炸鍋了。

李璐

對于小家伙的到來,她們滿心歡喜,眼巴巴地蹲在狗窩邊圍觀。

小女兒李璐更是忍不住,輕輕將它抱在懷里,撫摸它的小腦袋。

薛莉平見狀,嚇得驚叫起來:「快放下,有細菌!」

伴隨母親的數落,孩子們也略帶失落地坐回沙發邊,特別是聽說只養幾天后,內心也被悲傷填滿。

看孩子們對小家伙是真心喜愛,薛莉平雖有些無奈,但還是同意把小狗留下來。

她和孩子們一起給「小狗」洗了熱水澡后,又將「小狗」帶到了獸醫院救治。

做手術的「妞妞」

「小狗」的傷的確很嚴重,一到醫院醫生就給它打了個乙肝疫苗,接著又給它來了個全身檢查。

臉上的口子倒是抹一些藥就好了,難在難在眼睛上,小家伙的眼睛必須動手術,不然以后可能見不到光明了。

李楠沒有絲毫猶豫,大手一揮脫口而出:「那就做!」一場緊張的手術就在獸醫院展開。

孩子們緊張的看著那道門,心臟跳個不停,李璐還緊張的拉著母親說道:「媽媽,妞妞還好嗎?」

妞妞是她給「小狗」取的新名字,薛莉平摸摸她的頭,給她一個肯定的答復。

三四天的時間,住院費加上手術費,一家人花了不少錢,才把小家伙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而妞妞在大家的照顧中,開始有所康復,孩子們又開始張羅起它的吃食。

最初到李家時,妞妞吃的都是一些精品奶粉,但現在它似乎長大不少,已經到了戒奶的環節。

于是李楠又給妞妞買來一大袋狗糧,教女兒如何喂養,如何把狗糧泡軟。

可不知妞妞是挑食還是不喜歡狗糧,剛開始它是抗拒這個味道的,直到后面實在餓不住了,才大口大口地吃起來。

考慮到醫生說它缺鈣,薛莉平又給妞妞買來了鈣片,摻到狗碗里給它吃。

但小家伙多精明呀!把碗舔得干干凈凈,就是對鈣片視而不見,沒辦法,薛莉平只能重新想辦法。

看到營養腸后她終于計上心頭,將鈣片一顆一顆塞到腸里,才哄騙妞妞成功吃下。

有了各種藥物的加持,原本奄奄一息的小家伙在李家的關愛下,脊背逐漸挺直,耳朵也能高高立起,與正常小狗無恙。

妞妞算是徹底恢復健康了,李家不放心,又帶到醫院檢查了一遍,懸著的心才放下來。

不過在隨后給妞妞洗澡的過程中,醫生無意的一句話也讓大家哭笑不得。

「這是一只公的!」看到妞妞的生殖器,醫生脫口而出。

李楠不可置信的反復確認多遍,才相信這個事實,他心情復雜的詢問家人:「妞妞都叫了那麼多天了,這下怎麼辦?」

可無論大人小孩,都不同意改名,小家伙也只好以妞妞這個身份,繼續在李家生活下去。

身份之謎

由于平時其他人都很忙,家里剛上小學的李璐也擔負起了照顧妞妞的職責。

給妞妞喂飯,與妞妞玩耍,成了每天必做的事情,他們在日漸的相處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而生活中那些簡單的鞋帶、小圓球、小桌板,都夠一人一「狗」玩上一天。

幸福的時光在慢慢流淌,妞妞也變成了半大狗,外形上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當李璐把妞妞牽出去遛時,一些老頭老太太總喜歡跟在身后,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這狗咋長得那麼奇怪,像狗又不像狗的!」

「該不會是野狗雜交的吧,妳看那眼睛,黃褐色的,怪嚇人哩!」

李璐把他們的話記在心里,回家全都一股腦的講給父親聽,父親只好無奈的安撫孩子情緒。

其實,前兩天李楠也經歷了同樣的事情,一大群人圍著他,硬說妞妞肯定不是狗。

不是狗那會是什麼?他嘆了一口氣,扔下一句:「對,這哪是狗?這是寶貝!」才順利回家。

從那以后,他也覺得奇怪,妞妞到底是什麼動物?他向朋友提起時,朋友輕描淡寫地說道:「該不會是豺狗吧?」

豺狗顧名思義,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野狗,但李楠記得,豺狗好像非常瘦小,哪像自家的妞妞,又肥又胖的。

朋友又接著說道:「那就是狽!」

狽是我國傳說中的一種動物,李楠專門上網查過,發現妞妞的確挺像狽的,只是前肢要長一些。

不過,狽的存在至今是個謎,怎麼可能他會這麼好運,就撿到這樣一只神秘動物呢?

他還是不可思議地搖了搖頭,最終在看資料時,李楠又發現,似乎妞妞和狼也有幾分相似。

「該不會這是狼狗吧?」因為從小養到大,李家都把妞妞當狗養,所以這件事情后,幾人都并未把眾人猜測放到心上,直到再一次領妞妞出去逛街,才發現不對勁。

兇狠的眼神

圍觀妞妞與金毛玩耍的人群里,有幾個老者直接指著妞妞說道:「我敢肯定,這就是狼。」

狼的眼神都十分兇狠,倒三角的眼睛加上黃褐色的眼珠,天生一副機警的模樣,這和妞妞十分相像。

并且,狼的尾巴也像掃帚一樣耷拉下來,身子微微下低,妞妞也具有這樣的特征。

該不會妞妞真的是他們所說的西北狼吧?李楠不禁疑惑起來,回到家就開始魂不守舍。

而李璐也開始害怕妞妞的靠近,因為妞妞如果真是狼,那它的存在就會變成一個威脅。

要知道狼屬于猛獸,就連很多童話故事里,狼都是壞人的代表。

還記得《小紅帽與大灰狼》的故事嗎?狼就是吃掉外婆還扮成了狼外婆,哄騙小紅帽;而《三只小豬》蓋房子,狼也把小豬的房子吹倒,還把兩只小豬給吃了。

彼時六歲的李璐,根本不知道這些都是編寫的,只知道狼是一種可怕的動物。

可耐不住妞妞壓根不懂這些,一個勁的往她身上爬,硬要她跟自己玩。

看著從小養到大的妞妞,根本沒有那種攻擊力,她才慢慢放下戒心。

而李楠也有同樣的想法,妞妞的習性和狗沒有區別,在沒人教的情況下,它吃狗糧、睡狗窩、會像狗一樣撲到人身上,怎麼可能會是狼呢?

懶理外面的風言風語,李家繼續飼養著妞妞。

但有一個問題,長大的妞妞開始有了護食的習慣,只要吃飯時有人靠近,立馬就會齜牙咧嘴。

害怕孩子會受傷,他千叮嚀萬囑咐,警告孩子們不要靠近,可奇怪的是,面對李璐妞妞好似沒脾氣一樣。

這不禁讓他萌發了醋意,略有不甘的抱怨道:「妞妞可是我撿回來的。」

以前因為忙于做生意,他也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管理,深更半夜應酬回來,家里等他的只有妞妞。

他還會抱著妞妞說會醉話,即使全是胡言亂語,妞妞也不會掙脫,乖乖聽著。

不知不覺他已經把妞妞當成了家里的一份子,包括曾經不喜歡妞妞的薛莉平,也逐漸被它的聰明勁打敗。

記憶中,只要家人一喊妞妞它就能準確確定聲源,而把它拴在樹上,它還會想辦法刨坑挖樹。

這可是一件新鮮事,看它愜意的躺在土坑里,還把腦袋枕在高高的一頭,不僅讓人懷疑,這只狗不簡單!

半夜里的綠光

這次即使別人不懷疑,李楠也忍不住了,他仔細的觀察起妞妞的習性來。

它和狗的確沒有太大區別,在這個小區里,還和一只叫「丫頭」的金毛處成了朋友。

兩個大家伙一見面,不是妳追我趕,就是互相打鬧,每天非得玩一會才愿意回家。

而它與狗有區別的是,晚上眼睛會冒綠光,最開始發現的人是李璐,開頭那一幕正是李璐給它洗完澡發生的事情。

接著李楠也看到了,晚上回來,只要用手電筒一照,冒綠光的地方就必定是妞妞所在的地方。

這不恰好就是狼的特征嗎?李家全都懷疑起來,但翻閱資料后才發現,狼狗似乎也是這樣。

越來越多的疑惑困在他們心頭,可來不及細究,意外就發生了。

一天,將妞妞拴在小區里時,薛莉平一回頭,妞妞就沒了身影,嚇得她慌忙叫丈夫去尋找。

李楠瘋了一般在小區里搜尋,好半天才瞅見,它正躲在一處草坪里玩耍,一喊它就孩子一樣狂奔過來。

薛莉平看在眼里,感動在心里,似乎自從妞妞出現后,已經潛移默化的改變了他們一家人。

以前忙著在外談生意的丈夫,回家的次數多了,乖巧懂事的女兒,對待小動物也有了一顆善心,就連她,都不知不覺喜歡上小動物。

這是妞妞帶來的感動,薛莉平熱淚盈眶,可就在她打算下樓把妞妞牽回家時,意外又突發了。

警察找上門來,直接詢問李楠:「是不是養了一頭狼?」

原來就在剛剛,鄰居害怕妞妞是一只狼,會傷害到小區居民,選擇報了警。

鳳城路派出所到達的時候,妞妞就在一棵樹下拴著,經驗豐富的員警一眼就看出,妞妞不對勁。

真相揭開

「那個眼神,和狗眼神不一樣!」并且,當員警嘗試向它走近時,它也不叫,低著身子,隨時一副準備撲過來的模樣。

包括它懶洋洋的趴在地上,后腿居然能向后繃直,就像剛出生的小奶狗一樣柔韌。

為了盡快確認妞妞的身份,警方當即給動物保護站打去電話,很快,工作人員就趕到了現場。

但左看右看,工作人員還是無法分辨這到底是狼是狗,于是只能將它帶回救助站,給專家做進一步的鑒定。

看著被拉進鐵籠的妞妞,李家人都忍不住哭出聲來,伴隨著一句:「好好在那邊生活,我們會去看妳的!」

丫頭與妞妞告別

車子慢慢走遠,也將那份難得的情感帶到了秦嶺的野生救助站。

妞妞走后,看著空空如也的狗窩,他們在緊張等待著專家回復的同時,也不免感傷起來。

李璐更是兩天沒有吃飯,就這樣安靜的看著狗窩。

好在幾天后,專家終于打來電話,開口就是:「妞妞的確是頭狼!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牢底坐穿獸。」

并且,還是我國特有的西北狼種群,數量非常少,因常在夜間出行,也被老百姓稱之為夜光狼。

西北狼

而妞妞血統非常純正,是真正意義上的寶貝狼!

但是有一點要特意說明,野生狼原本就帶一些猛獸的天性,李楠一家撿到時,是因為妞妞太小了,已經與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才不會傷害李家人。

不然要是遇見的是健壯成年狼,那后果可能就難說了,所以遇到這種情況,第一時間報警最好。

擔心妞妞會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傷到孩子和居民,專家也建議:把妞妞放到野生動物園飼養!

李楠同意了,他們一家還認養了妞妞,為妞妞提供相應的費用,保證妞妞能夠在里面吃得好住得好。

在那之后,全家只要一有空,就會到動物園去探望,看著妞妞在寬廣的草坪里無拘無束的奔跑,感覺一切都值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