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江蘇一富豪丟失20萬首飾,黑手竟是曾經的「好兄弟」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21年2月16日,錢瑞民夫婦正在外旅游,由好兄弟孫天峰開車。此時,家里的司機打來電話: 「老闆,妳讓我收的首飾,少了好多!」

家里的金首飾、鉆石首飾價值幾十萬,夫妻倆匆匆回家報警。警方調查后懷疑有內賊。 排查了三個保姆和一個司機后,結果都在意料之外。

網絡圖片

這時,警方注意到還有司機孫天峰沒被調查,錢瑞民笑著說: 「這是我的好兄弟,不可能是他。」

但證據都指向了他,員警有些好奇: 這昔日的好兄弟到底發生了怎樣的事情,會讓孫天峰「背刺」錢瑞民?

豪宅失竊

2021年春節前,在江蘇靖江。為家人忙碌了很久的錢瑞民,打算和妻子張麗過一下二人世界。

聽聞丈夫要帶自己出門旅游,張麗歡呼出聲,立馬轉身收拾行李。考慮到安全性, 她并沒有戴上貴重首飾,僅戴了一個隨身的鉆石戒指。

張麗拎著大包小包下樓, 正好碰到在一樓刷手機的母親的男友,老李。老李諂媚地問:「阿麗妳們要出去旅游啊?」

張麗敷衍地回答了幾聲,其實她心里一直看不慣這個吃軟飯的男人。不禁感嘆母親的眼光實在太差,還好她遇到了錢瑞民這種好男人。

錢瑞民打完電話后,走向張麗,有些心虛地表示他打算讓好兄弟孫天峰來開車。張麗一聽就來氣,把包包甩在沙發上。

考慮到孩子在身邊,她盡力壓低聲音說:「又是他,不是二人世界嗎? 」錢瑞民解釋旅途中喝酒不能開車,異地臨時找代駕也不安全。

「反正他閑著也是閑著嘛,而且我信得過他。」錢瑞民拍著胸脯子保證,張麗也沒法再說什麼。

網絡圖片

其實張麗對孫天峰早有不滿,在她眼里, 孫天峰就是毫無上進心,貪慕虛榮的人,丈夫幫了他不少忙,他的生活也沒有任何起色。

最讓她氣憤地是, 一次和好姐妹出門逛街時,其中一個姐妹悄悄問她是不是認識孫天峰,張麗點點頭,沒想到好姐妹接下來的話,會讓她無比尷尬。

好姐妹說道:「我上次和朋友出門玩,他過來加我的微信,我看他有點眼熟就同意了。」通過孫天峰曬的一輛豪車,她立馬認出張麗家的。

因為這輛白色奔馳的車牌號是張麗的生日,但是孫天峰卻說豪車是自己的。姐妹識破了謊言,將事情告訴了張麗。

網絡圖片

張麗很是氣憤,那輛車是她成功考上駕照后,丈夫送的慶祝禮物,只是她現在技術不夠熟練,不敢開著豪車冒險。

她告訴姐妹孫天峰只是丈夫的司機。回家后她糾結著要不要告訴丈夫,考慮到丈夫很重義氣,她沒說不想讓他太難過。

哪知錢瑞民在好不容易可以二人世界時,又叫上了孫天峰,張麗便將事情告訴了錢瑞民。

錢瑞民聽后一愣,竟然還在替孫天峰講話:「男人嘛,在外面總是要面子的,沒事的老婆。」

網絡圖片

張麗無語凝噎,低頭收東西沉默不語。實際上,錢瑞民早就知道了這種事情,只是礙于好兄弟的面子,他一直沒說。

當天,錢瑞民注意到孫天峰心情很煩躁,他看到孫天峰的腳邊有很多煙頭,可能是等待時抽的, 他估計孫天峰又遇到什麼事情了。

孫天峰見到錢瑞民走過來,趕緊熄滅了煙,快步走過去拎東西,然后手腳麻利地擺好物品。

「哥,還有什麼東西嗎?」孫天峰比錢瑞民小幾歲,就一直叫他哥哥。等張麗上車后,孫天峰緩緩開車離開。

錢瑞民夫妻先在市里的一處溫泉度假中心入住, 第二天中午正打算出發,孫天峰卻遲到了一個小時。

這不是他第一次遲到,夫妻二人見怪不怪。但就在旅游半個月后,錢瑞民接到家里另一個司機,老王打來的電話。

原來,錢瑞民打算春節后就搬房子,因為目前的家是一棟三層別墅,住著三個孩子兩個保姆,岳母和她的男朋友,以及夫妻二人。

人一多,空間更加擁擠。錢瑞民打算換一套更大的房子,于是讓司機老王幫忙收拾家里的貴重物品。

沒想到老王告訴他:「我在臥室里找到的首飾,和老闆妳說的數量對不上。」張麗聽到后,又讓他找了其他幾個地方,結果都沒有。

錢瑞民一聽,壞了。家里有玉石、黃金、鉆石等材質的首飾,總價值幾十萬。一旦失竊,是一筆不小的損失。

他更擔心竊賊嘗到甜頭后,卷土重來, 進一步威脅孩子的安全,以及他放在家里的公司文件。想到這里,他立馬讓孫天峰調頭回家。

當天晚上夫妻二人就回到家,清點一番家里的首飾和貴重物品, 發現時丟了鉆戒一枚、鉆石項鏈一條、紅寶石彩金手鏈一條、黃金首飾五件,總價值近20萬元。

丟失的部分首飾照片

錢瑞民第二天一早就報警,辦案員警立馬趕到現場,展開偵查。由于首飾平時經常是張麗在穿戴, 員警詢問她最后一次看見首飾的時間,竟發現她答不上來。

錢瑞民解釋:「我們平時生活太隨意了,首飾不戴就隨手一放,很多天后才會想起來。」

富人的隨意,一般人想象不到。 張麗仔細回想一番,才說:「我估計是在2月初到報案,這段時間里丟的。」

但是警方很快就發現了疑點,家里沒有被撬的痕跡,門窗完好,物品擺放也不凌亂。他們初步斷定,是家里人所為或者內外勾結。

了無影蹤的首飾

錢瑞民的報案時間是2021年2月16日,家中失竊后,他加快了搬家的步伐,員警爭分奪秒破案。

司機老王在收拾首飾時,在和張麗視訊通話的,所以不存在順手拿走的情況。 而且夫妻二人外出已經半個月,家里的人也住著很多人,所以也沒有價值指紋。

所以警方開始排查家里的人,首先是兩個住家保姆。 兩個保姆主要的職責是照看家里的三個孩子,而且工作時間很長。

保姆稱:「我是前年七月份就來了,住家里照顧孩子的。」在張麗的眼里, 這兩位保姆工作細心,對孩子很好,平時就是圍著孩子轉,很少因為個人原因外出很久。

錢瑞民

警方的調查也核實了,兩位保姆的銀行流水和業余活動,都沒有「銷贓」的痕跡。此時還有一名保姆比較可疑。

這位保姆不住在家里,每天早早山上,晚上回家。負責打掃屋子和做飯。警方查看監控時,發現了這位阿姨的疑點。

錢瑞民家里有一個監控探頭對著夫妻的臥室,警方發現了阿姨曾一個人進過屋子,在里面待了三四分鐘才離開。

而且當天家里人都出去了,住家保姆也送孩子上課,就只有她一個人在家。錢瑞民這時想起來,這個阿姨也有一些小毛病。

「她就喜歡往家里拿一些東西,做飯剩下的菜、肉之類的。而且脾氣古怪,我早就想換了她,但是一時找不到合適的。」錢瑞民說道。

警方詢問阿姨時,她堅稱自己就是進去打掃一下衛生。員警只能依法查看她的銀行賬戶。

阿姨的銀行流水和活動軌跡都反映了,她的積蓄不多,流水賬和出入場所都符合她的收入情況。

保姆的嫌疑被排除,老王的嫌疑也被接連排除,因為他平時所有的精力都是接送三個孩子上下課,等到下班就直接回家,幾乎不去其他地方。

員警又將目光放到家里人身上, 張麗的母親身體不好,時不時就住院療養,或者在家養病,況且自己的女婿就有錢,何必冒這風險呢?

但是 警方卻查到母親的男友老李,近期有一筆12萬元的進賬,員警立刻警覺起來,張麗則表現出一副「不意外」的反應。

原來,當時母親臥病在床,老李趁機大獻殷勤,讓母親淪陷了心扉。不顧女兒女婿的反對讓他住進家里陪自己。

而且老李好賭,欠下一屁股債后,哭著求母親幫忙。母親不忍心,只好請女婿幫忙。 沒想到老李得寸進尺,越賭越大。

欠債了就去找女婿求情,甚至綁定了母親的銀行卡, 讓錢瑞民不還不行,前前后后賠了上百萬元。張麗嫌他丟人,為此經常和母親爭吵。

警方了解了緣由后,審問了老李。在警方的威嚴下, 老李說了實話:「那錢,其實是拿她媽的銀行卡套現的。」

原來老李又欠下一屁股債, 不敢再找錢瑞民借,就悄悄拿了張麗母親的銀行卡,綁定網貸套現了十多萬。

母親知道后,終于是看清了老李的真面目,下定決心要分手,但是員警和錢瑞民夫妻卻困惑了。

家里所有人都排除在外,只能從首飾的二手交易入手。警方推測盜賊的銷贓時間,最早只能在三個月以內。

因為早在去年年底,張麗曾整理過首飾,根據首飾的材質分類裝放,這也是為什麼盜賊可以準確「一掃而空」的原因。

而且首飾桌上,還有兩塊價值100多萬的手表沒被偷,警方猜測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名表不易銷贓,而是因為盜賊不敢。

右為錢瑞民

很快警方就在二手交易記錄里查到了一個熟人:孫天峰。 交易顯示他在兩個多月錢,轉賣了四條首飾,與張麗的首飾一致。

錢瑞民知道后大呼:「不可能,我和他都認識五六年了,關系很好的。」但是赤裸裸的證據擺在面前,他不得不相信。

錢瑞民對孫天峰高度信任, 還給他配了一把家里的鑰匙,很多時候,都是孫天峰直接到家里一樓等待錢瑞民。

而且他倆長時間待在一起,孫天峰怎麼會有作案時間呢?員警也反問錢瑞民:「妳倆關系這麼好,他干嘛還偷妳首飾呢?」

豪宅內部

錢瑞民聽完一愣,甚至懷疑自己對孫天峰不夠好,直到妻子張麗略帶怒氣地說起往事。

外賣小哥逆襲,幫助好兄弟

其實錢瑞民也并非生來就含「金湯匙」。相反,他家境一般,畢業的大學也更加一般。在社會經歷「毒打」后,心灰意冷地成為了一名外賣小哥。

有一次錢瑞民送外賣,接到一處高檔樓盤的訂單。 他連電梯都不知道怎麼按,還在六樓看到了有泳池的空中花園。

他不禁感嘆:「生來就住在這里的人,真的很幸運啊。」受這件事情的刺激,他下定決心要掙大錢,過好日子。

于是他想方設法做好工作,從一級的外賣小哥,慢慢走進管理層,再成為負責人。 積累了一定資金后,他開始學習理財和投資。

業余時不浪費一分一秒,積累人脈和資金,最終自己大膽出來創業,掙到了人生第一桶金。盡管有賺有賠,但是他僅僅以十年不到的時間,從外賣小哥成為了住著百萬別墅的大老闆。

2015年,錢瑞民還在在做外賣員,認識了比他小幾歲的孫天峰期間,因為倆人都喜歡玩摩托車,漸漸地就成為了好朋友。

但是兩人做事完全不一樣,錢瑞民肯吃苦、敢付出,目標明確。但是孫天峰貪玩愛鬧,做事急于求成。

可以說,孫天峰是見證錢瑞民一步步發家的人。隨著錢瑞民創業當老闆,就一門心思撲在事業上,減少了和孫天峰的往來。

2020年5月,錢瑞民和老朋友聚會,遇到了孫天峰。兩人把酒言歡,聊起以前送外賣的辛苦日子。

當錢瑞民問起孫天峰的工作,孫天峰有些自卑地回答:「沒送外賣了,什麼工作也找不到。」

錢瑞民一步步走來,當然知道其中的心酸,他想起孫天峰曾經說過,孫天峰是單親家庭,母親為了養他,每天打三份工,日子非常苦。

孫母早上四點起床,去早餐店打工。老闆見到辛苦,會讓她在店里吃早餐。等到 中午時,孫母顧不上休息,趕到一家酒店工作。

從中午到傍晚,孫母終于有了休息時間。但是她只能在公交車上小憩一會兒,還要回家里給孫天峰做飯,等到孫天峰稍大一些,她才能有一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

但是到了晚上,孫母還得工作,一直到深夜才能下班。而孫天峰呢,好像一直沒心沒肺似的,學習成績一般,最終只念了個職業中學。

盡管如此,孫天峰在學校里也沒有認真學到什麼一技之長。畢業后,賣過蔬菜,失敗了。當過廚師學徒,也沒堅持下去。

最終,又決定做外賣小哥。 可是孫天峰心浮氣躁,吃不消這份苦,沒有像錢瑞民那樣看到出路,連外賣的工作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最終連自己都養不活。

孫天峰只能在社會里游蕩,孫母還在打工維生。後來,他又遇到了發家致富的錢瑞民,羨慕對方的同時,又在懊惱自己怎麼沒有這樣的能力。

錢瑞民能成為富豪,很大一個原因是他重情義、珍惜人脈,所以看到孫天峰失魂落魄,他主動提出:「兄弟,我這里還缺一個司機,妳要不要來做?」

提供職業是假,幫助兄弟是真,錢瑞民給孫天峰的月薪為七千。高于一般司機的工資,工作內容就是接送錢瑞民上下班,出席應酬,開會出差。

孫天峰一開始很感激,工作也很勤懇,與錢瑞民配合得很好。因為倆人都愛玩摩托,錢瑞民甚至專門買了一輛送給孫天峰。

網絡圖片

隨著和錢瑞民出席越來越多的高級場所, 孫天峰錯以為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員,花錢大手大腳,工資一到手就揮霍一空。

為了支撐這種酒醉金迷的生活,孫天峰透支信用卡。 錢瑞民知道后,幫他填上了窟窿,還在日常經常給他發一些紅包。

錢瑞民的初衷,是希望兄弟能夠迷途知返,跟在他身邊接觸成功人士,從中學習,像他一樣成家立業。

可惜, 孫天峰一次次讓他失望。從他那里得到的錢,都被孫天峰花在網絡、酒吧、夜店里,從不用在正道上。

對于辛苦養育自己的母親,孫天峰也鮮少關心。 反而是錢瑞民偶爾會將家里的好菜好肉拿一部分給他,讓他回家給媽媽。

失望越積越多,錢瑞民不知道怎麼對待這位兄弟,但是一直高度信任他。直到孫天峰再次惹上麻煩。

2020年底,一位朋友向孫天峰催債,錢款大約為幾萬元。但是孫天峰一分積蓄都沒有,他也沒有臉面向錢瑞民借。

走投無路之時,孫天峰竟讓想到了盜竊。 錢瑞民先前給他配過一把鑰匙,他可以輕松進出錢家,他也知道張麗買了不少首飾。

孫天峰

于是在某天凌晨,趁著錢瑞民夫妻不在, 他悄悄潛入房間,偷走了大量金首飾和鉆石首飾。看到桌上的百萬名表,竟想:不能偷兄弟這麼多。

成功盜得首飾后,孫天峰立馬將首飾變賣,緩解了燃眉之急。但是孫天峰每次看到錢瑞民都會冒冷汗,生怕事情敗露。

當錢瑞民夫妻終于發現首飾丟失,在車上討論嫌疑人時,唯獨沒有提到他的名字。孫天峰羞愧懊惱,但是首飾已賣出,他只能抱著僥幸心理生活,直到警察找上門來。

員警讓錢瑞民假裝喝醉了,叫孫天峰過來開車,然后趁機抓捕了孫天峰。親眼見證自己花錢花心力培養的兄弟被捕,錢瑞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最終,部分售出的金首飾被警方成功追回,由于涉案金額近20萬,孫天峰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

孫母知道后痛哭:「人家對妳這麼好妳不珍惜,反而恩將仇報。」

其實,錢瑞民和孫天峰出發點相同,兩個人都是外賣小哥起家,只是錢瑞民明白對物質的渴望需要用拼搏和汗水交換。

但是孫天峰不懂,得到好兄弟的幫助后,他反而墮落得更深,讓辛苦養育他的母親、真心幫助他的兄弟失望。

參考資料:

《今日說法:「異心」的兄弟》 央視網 2021年11月15日

《江蘇靖江:豪宅失竊案水落石出,黑手竟是曾經的「好兄弟」,因銷贓落網》 檢察風云 2022年2月17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