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野生丹頂鶴折斷下喙險些餓死,換上「鐵齒銅牙」后重振威風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20年5月9日上午,吉林市的一家動物醫院的手術室里,醫生和護士們將手術台團團圍住,正在進行一場特殊的手術。

只見手術台上躺著一只有著白色羽毛的長腿大鳥,頭上有著一抹艷麗的紅色,大鳥的下喙呈折斷的狀態,邊緣還有一些嫩肉——竟是一只下喙被折斷的丹頂鶴!

而醫生所要進行的手術,就是給這只倒霉的丹頂鶴,換上一個能夠讓它重現往日風采的 「鐵齒銅牙」!

差點餓死的倒霉蛋

2020年4月23日,家住在公主嶺附近的村民老蘇早早地就起床外出,準備溜達一圈再回家。

走著走著,老蘇就看到不遠處有一大團白色的東西團在地上,偶爾抽動一下。

這是什麼鬼東西?心里一下子警覺起來的老蘇小心地走到那團不明物體前,確認沒有突然竄起來后,才伸直了脖子去看。

這一看不得了,原來這怪東西是一只疑似鶴的鳥類,但大鳥的狀態不太好,修長的脖頸歪在一邊,呼吸微弱,看到有人靠近也只是費力地抬了一下頭,眨了眨眼睛后就繼續趴著不動了。

而讓大鳥陷入窘境的是它那已經血肉模糊的鳥嘴:下喙已經折斷,只有根部有少許殘留,從傷口處還能看到血痂和內里的紅肉,看上去很是凄慘。

老蘇看得倒吸一口涼氣,也不敢隨意搬動大鳥,趕緊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

折斷了下喙的丹頂鶴

吉林市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工作人員了解了情況后,急忙派人帶著捕捉工具和醫療用具趕往了公主嶺。

當工作人員到達后驚訝的發現, 這只受傷的大鳥正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丹頂鶴!還是一只野生的丹頂鶴!對于動物保護協會的工作人員來說,能夠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到丹頂鶴,簡直是不敢想的美夢!

但這種喜悅在看到丹頂鶴的傷勢后就被迅速沖淡,工作人員在確定安全的情況下小心地抱起丹頂鶴往車里送,準備帶回站里進行救治。

丹頂鶴似乎也知道眼前的人類對它沒有惡意,再加上它也實在沒什麼力氣,小心地蜷縮在角落里沒有掙扎。

經過檢查,丹頂鶴除了嘴上的傷以外沒有發現其他傷口,此外就是因為長期沒有進食而有些瘦弱,其他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檢查結果讓工作人員懸著的心放下了一些,吉林市野生動物保護協會副秘書長吳劍鋒也仔細看了看丹頂鶴的傷口,推測丹頂鶴很可能是在野外求偶的時候折斷的。

別看丹頂鶴有著潔白的羽毛和優雅的身姿,在面臨求偶競爭的時候,雄性丹頂鶴們都會化身為有著熊熊戰意的勇士,為了心愛的女神大打出手,不爭出個高下誓不罷休。

而這只丹頂鶴則是一只倒霉蛋,可能是在打斗中撞在了樹樁或堅硬的物體上把下喙給折斷了,輸了戰斗,丟了女神,還吃不了食物,如果不是被村民發現,很可能在一個星期內餓死。

在給傷口進行了消毒處理后,工作人員們一邊聯系相關的專家商量救治方案,一邊著手給丹頂鶴進行人工投喂,爭取早點讓丹頂鶴的身體情況恢復到能夠接受治療的狀態。

工作人員帶著手套拿著食物順著丹頂鶴完好的上喙,小心的送到它的嘴巴里,餓狠了的丹頂鶴好不容易吃到好吃的,大口大口的囫圇吞咽著,連受傷的下喙被碰到都顧不上了。

工作人員在給丹頂鶴人工喂食

「吃慢點,沒人跟妳搶。」工作人員放緩了喂食的動作,還不忘挖苦一句:「打輸了架還差點餓死,丟不丟鶴呀。」

丹頂鶴好似聽懂了一般,一邊吃一邊叫了幾聲,似乎是叫工作人員別說了。

這邊丹頂鶴還能夠進食,身體一點點地恢復起來,而在另一邊的專家卻犯了難,該拿這斷掉的下喙怎麼辦呢?

給它換成「鐵齒銅牙」

因為丹頂鶴的下喙傷勢太過嚴重,根本無法自主進食,雖然通過人工投喂能夠暫緩燃眉之急,可以后該怎麼辦呢?

工作人員的第一個想法就是人能安裝假肢,那能不能給丹頂鶴安裝一個「義嘴」呢?

經過多方打聽和了解,救助站的工作人員聯系到了東北電力大學工程訓練教學中心的邢健老師。

「邢老師,咱們吉林市野生動物救助站在公主嶺市救助了一只野生丹頂鶴,但是丹頂鶴下喙折斷,無法進食,面臨死亡危險,妳看看,能不能想個什麼法子,為丹頂鶴制作一個‘義嘴’?」

邢老師聽到要給丹頂鶴做「義嘴」時還懵了一下,但隨即就一口答應了下來,得知丹頂鶴的傷勢已經刻不容緩,當即暫停了手上的工作,拿出紙筆計劃起來。

為了制訂出完美的方案,邢老師還來到了救助站看望這只倒霉的丹頂鶴,看到丹頂鶴的傷勢后,邢老師又心疼又著急,加快了方案的制定。

正在制定方案的邢老師

一開始,邢老師的想法是使用塑料來制作「義嘴」,塑料輕便容易塑形,但很快邢老師就發現塑料容易老化,不建議長期使用。

後來邢老師想用鋼鐵,堅固耐用,但又因為太重了,可能會影響丹頂鶴進食,這個方案也被否決了。

在與動物保護專業人士和醫生經過反復地溝通交流后,最終確定使用鋁合金給丹頂鶴制作「義嘴」。

制作「義嘴」需要借助學校工程訓練中心的一些輔助工具才能完成,邢老師給部門領導進行了匯報,領導立馬就通過了,還叮囑邢老師一定要把這件事做好,讓丹頂鶴早日恢復健康。

確定了制作材料只是第一步,之后的塑形才是最困難的步驟。

為了做出一個堪比原裝的「義嘴」,邢老師一有空就往救助站跑,蹲在丹頂鶴的籠子外仔細觀察,每一組數據都牢牢地印刻在腦子里,就連做夢都在想著做「義嘴」的事。

很快,第一代「義嘴」新鮮出爐,邢老師按捺住激動的心情第一時間趕往了救助站,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給丹頂鶴試戴,但結果卻讓眾人紛紛搖頭,因為缺乏經驗,這款「義嘴」沒能預留出足夠的連接空間,和丹頂鶴的嘴部并不完全貼合。

邢老師趕緊返回學校進行再次塑型、改型、試制,很快又拿出了第二代「義嘴」。

懷著忐忑的心情,邢老師和工作人員一起給丹頂鶴進行試戴,這一次工作人員和醫生都點了頭,邢老師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這段時間以來積攢的疲憊也因此刻的欣喜一掃而空。

顧不上高興,醫生和工作人員們馬不停蹄地準備進行手術,準備給丹頂鶴換上這個來之不易的「義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20年5月9日的上午,工作人員將丹頂鶴運到了一家動物醫院的門口,擔心丹頂鶴因為來到陌生的環境而出現應激反應,細心的工作人員給它戴上了一個面罩。

戴上了面罩的丹頂鶴很快就安靜了下來,并在工作人員的引導和護送下一步一步走進了手術室里。

給丹頂鶴吸入麻醉后,手術便正式開始了。

丹頂鶴的下喙雖然已經折斷,但還沒有完全地斷裂,有不少血肉還連在一起,醫生需要把已經壞死的下喙給完全切除,才能安裝「義嘴」。

在切除的時候,主刀醫生聚精會神,旁邊的護士們都緊張地在待命,整個手術室的空氣都仿佛凝滯了起來。

忽然,主刀醫生停住了動作,原來在斷喙里還連接著一根血管,如果貿然切割很可能傷害到血管,引發出血。

主刀醫生動作麻利的先給血管進行結紮,然后把斷喙完全的切除,整個過程完成得非常順利。

安裝「義嘴」前,醫生先在「義嘴」高處打孔,擰進螺絲,之后再把「義嘴」和丹頂鶴的真嘴緊密連接在一起,使用螺絲進行固定。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努力,手術順利結束,從麻醉中清醒過來的丹頂鶴搖搖晃晃地站在地上,戴著面罩呆立在原地,還是在工作人員的驅趕才一步一晃地走出了醫院。

還不是結束

好在手術很順利,術后傷口沒有出血,「義嘴」連接的部分也沒有出現發炎等不良反應,但這還不算成功,只有確定丹頂鶴能夠適應這個新喙并且自主進食后才算真正的成功。

回到了籠子里的丹頂鶴已經慢慢脫離了麻醉的狀態,感受到自己的下喙有了不一樣的改變后,它也感到了有些驚奇,不住的搖晃著腦袋似乎在適應這個新裝備。

到了進食的時間,工作人員提著鐵桶走進了籠子,里面滿是鮮活的鯽魚,是丹頂鶴最愛的食物之一。

把鐵桶放下后,工作人員小心地在外面觀察著丹頂鶴的動作:只見丹頂鶴先是在桶邊轉了一圈,似乎在確定桶里的食物是否安全。

確認沒有異樣后,丹頂鶴低下了頭,修長的脖頸劃出漂亮的弧度,它用喙翻了翻鯽魚,挑選了比較滿意的一條,小心地叼了起來。

或許是對于新喙有些不適應,第一下失敗了,鯽魚滑了出去,在外面觀察的工作人員心里不禁捏了一把汗。

沒能進食成功的丹頂鶴歪了歪頭,似乎有些不解,但很快它又把頭埋進桶里,這一次它成功地吃到了鯽魚!

嘗到了美味的丹頂鶴進食速度越來越快,沒一會桶里就變得空空如也,吃飽了的大鳥抖了抖翅膀后漫步離開。

看到丹頂鶴終于能夠成功進食后,工作人員們差點喜極而泣,迅速把這個消息告訴了一直牽掛著丹頂鶴的醫生和邢老師,一時間所有人都為丹頂鶴感到高興。

經過幾天的適應后,丹頂鶴已經完全適應了自己的「鐵齒銅牙」,除了大口進食外,它還能夠用這個「義嘴」熟練地梳理羽毛呢!

恢復了健康的丹頂鶴又恢復了優雅的姿態,再也看不到之前那樣虛弱、可憐的樣子,銀白色的下喙滿是機械感,還給它增添了一分帥氣,高昂著頭的時候透著一股王霸之氣。

丹頂鶴也成為了救助站里的大明星,每個人在看到它的時候都會被那個奇異的下喙所吸引,丹頂鶴也淡定地向觀眾們展示著自己優雅的身姿,自信極了。

救助站的工作人員們也很喜歡它,但畢竟是野生的丹頂鶴,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投喂觀察后,如果丹頂鶴的情況良好,就會將它放歸大自然;當然如果無法放歸,救助站也做好了收留它一輩子的打算,絕不會讓好不容易救回來的丹頂鶴再受到任何傷害!

使用科技手段來救助野生動物聽起來很新鮮,但實際上已經不是個例了。

隨著人們對動物保護觀念的增強,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了動物保護的行列中,許多科技手段也融入到了救助行動中來,在廣州動物園就曾有過一個使用科技手段救助動物的案例。

2019年,廣州動物園里的一只銀頰噪犀鳥媽媽帶大了自己的鳥寶寶,度過了哺育期,是時候教小犀鳥學習自己覓食了。

但很快,動物園的工作人員就發現,新生小犀鳥的上喙部長成了一個奇怪的形狀,向左側彎,就好像一個「V」字形狀,上下喙完全沒辦法正常合攏,無法自己采食飼料,只能依賴自己的父母喂食。

從出生到出巢的三個多月里,小犀鳥都沒有離開過鳥巢,喙部因為不小心磕碰才變形的可能性不大,很有可能是天生的畸形。

犀鳥爸爸和犀鳥媽媽發現小犀鳥沒辦法自己進食后,又投喂了一段時間,但隨著小犀鳥漸漸長大,父母逐漸減少了投喂的頻率,隨時可能停止投喂,一旦停止,小犀鳥就會面臨餓死的威脅。

為了保住小犀鳥,廣州動物園獸醫、科研和飼養團隊專門立項研究,嘗試人工干預進行手術,來矯正小犀鳥的喙部畸形。

但經過檢查后發現,傳統的外科手術修復是做不到根除這個嚴重畸形,只能另尋他法。

就在這一籌莫展之際,有人提出干脆給小犀鳥換一個健康的喙部,于是3D打印技術被提了出來。

獸醫為犀鳥寶寶的嘴巴進行三維掃描

獸醫先是給小犀鳥的嘴巴進行了三維掃描,采集相關數據并建立模型,之后再根據犀鳥的生活習慣、行為方式等特點,對「假嘴」進行反復調整和修改「假嘴」的形狀、大小、重量等參數,對模型進行反復地調試和修改。

經過多次調整和修改后,一個量身定制的「假嘴」送到了動物園,那是一個使用PEEK材料(聚醚醚酮樹脂),通過醫學3D打印技術制作出來的獨一無二的裝備。

手術完成后,小犀鳥換上了新裝備,曾經的煩惱不復存在,在犀鳥夫妻的教導下,小犀鳥終于學會了自己覓食和梳理自己的羽毛。

看著重新恢復活力的小犀鳥,工作人員們覺得再辛苦都值了。

小犀鳥的新喙部的設計圖

人類社會的不斷發展,不僅為我們人類自己的生活帶來了更多的便利,也為更多的生命帶去了生的希望和尊重,希望我們的世界越來越好,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家園。

參考資料:

廣州日報:廣州動物園首例!這只小鳥靠3D打印換嘴重獲新生

央視網:正大綜藝·動物來啦20200809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