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廣西男子養了5000多頭牛卻不賣,靠牛糞年入上億元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廣西有一家十分特別的養牛場,主人養牛怪招頻出: 喂果皮、摳牛屁股、掏牛糞……更絕的是養牛基本不花錢。

當牛養成的時候,主人卻不舍得賣,但每頭牛的利潤卻是很多養殖戶的20倍!到了2018年,養牛場里的牛多達5000只,每頭牛產生的效益能達到6萬元,年銷售額高達上億元!

那這牛場究竟靠什麼賺錢呢?當別人請教牛主人的致富秘訣時,他只是指了指場里堆成山的牛糞堆: 「這些牛糞可是黃金啊!」

無心插柳柳成蔭

牛場主人名叫黃炳權,是個年近70的他本該頤養天年卻依舊閑不住,盡管如今養牛場已經步入正軌,但說起當年養牛的原因,黃炳權還是會覺得不可思議。

1971年,中學畢業的黃炳權進入一家絲織廠當起了機修工,工資不算高但勝在穩定,這麼勤勤懇懇的干了幾年后,黃炳權還是覺得想自己創業,于是辦起了飯店并且積累了一筆資金。

開飯店的時候,黃炳權發現顧客們很喜歡自己用家傳秘方做的補酒,有些熟客們還專門找到他想要購買一些,于是1995年,黃炳權拿著開飯店積累的資金開辦了一家釀酒廠,專賣自家的家傳補酒。

補酒一經推出就被銷售一空,甚至到了供不應求的地步,黃炳權把這個補酒做成了頗有名氣的品牌,靠著酒廠一點點積累資金不斷擴廠,後來還成立了有限公司,組成了擁有凈資產數億元、員工上千人的東園企業集團經濟實體。

事業美滿,妻美女孝,這時的黃炳權可謂是家庭事業雙豐收,好不得意,但就在這時,他發現自家的酒廠還存在著不少問題。

酒廠釀酒的原料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原料就是珍珠蚌肉,為了保證珍珠蚌肉的供應,黃炳權還專門收購了一家廢棄的珍珠蚌養殖場專門養珍珠蚌。

珍珠蚌肉被拿來釀酒,珍珠也不能浪費,黃炳權還趁勢做起了珠寶生意,雖然不像酒廠做的那麼好,但也算小有發展。

可好景不長,一個新的問題出現了: 因為酒的產量逐年增加,因為釀酒而產生的酒糟該如何處理成了一個大問題。

之前酒糟不算多,還能夠賣給農戶養豬做飼料形成一個循環,但漸漸的,酒糟越來越多,達到了驚人的每月50噸!每頭豬一天能夠消耗20斤酒糟已經算不錯了,這50噸實在消化不了了。

該怎麼處理這些酒糟呢?黃炳權每天茶飯不思,整天苦著一張臉,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一個信息: 一頭牛一天要吃80斤草料。

黃炳權一下子來了精神,既然酒糟能給豬做飼料,那能不能給牛做飼料呢?

他越想越覺得有道理,當即就拍板要養牛!

果不其然,黃炳權想要開養牛場的想法遭到了心腹員工和家人的反對。

員工們覺得,酒廠的收益不錯,根本不需要鋪開資金鏈再搞一個養牛場,沒有經驗、增加成本不說,還不一定能夠處理這些酒糟,風險太大。

家人們則覺得黃炳權年紀上來了,還是多休息為好,酒廠的收入又穩定,干嘛要去養牛遭罪呢?

因為養牛的事情,黃炳權和妻子還大吵一架,可無論旁人如何勸說,他都一意孤行,執意要養牛。

沒成想,黃炳權不僅真的把養牛場給辦起來了,還越養越多,生意紅紅火火,讓其他養殖戶們都眼饞不已!

好事多磨

起初黃炳權養牛只是單純為了處理酒糟。

為了養好牛,他起早貪黑到各大養牛場觀摩學習,很快他就琢磨出了一個訣竅:很多養殖戶養牛養的好卻不賺錢,就是沒能控制好成本,成本越低養牛就越成功!

黃炳權

首當其沖的就是把酒糟作為牛飼料,這樣不僅能省飼料錢還能解決酒糟的積壓問題。

在考察了一段時間后,黃炳權買來了500頭印度奶水牛,這種牛雜食應該能接受酒糟,而牛的牛奶和肉質都能找到銷路,可以說是兩全其美。

但真的養起來后還是出現了不少問題:黃炳權釀的是米酒,產生的都是液體酒糟,牛卻不怎麼喜歡吃。

為了讓這些寶貝牛乖乖吃飯,黃炳權讓人在食槽里放草料,里面拌了一些酒糟下去,這樣牛吃草的時候酒糟也會吃進嘴里,一來二去,牛終于能接受酒糟了。

靠著這樣的方法,一頭牛一天就能消耗掉10斤酒糟,皮毛也養得油光水滑的,飼料的成本價都省下了接近70%!

還有珍珠蚌殼也被物盡其用,被溶解后拌進飼料里給牛補鈣,又省了一筆錢。

除此之外,黃炳權還突發奇想,用果皮來做牛飼料!

之所以會用果皮,這還是因為黃炳權鬧了個笑話才偶然發現的小訣竅。

那是2008年的冬天,那一年的冬天全國上下都大幅度降溫,廣西也很不好受,黃炳權養的印度奶水牛已經擴大到了1000頭,但糟糕的是這些牛只喜歡溫暖的環境,一旦氣溫跌破10度就會停止進食,還有被凍死的風險!

為了保住自己的寶貝牛,黃炳權專門買柴來給牛燒火堆保暖,40天就花掉了近30萬!

這還不算完,因為氣溫下降,草料就少了,黃炳權就拉來了一些花生殼給牛吃,沒想到牛這一吃居然便秘了,拉不出糞便的牛難受得不行,暴躁的在圈里轉來轉去。

沒辦法,黃炳權組織自家員工上手給牛手動掏牛糞,為了發動大家,黃炳權帶頭第一個上手,一邊掏還要一邊給牛按摩,防止牛因為感到不舒服而亂動導致受傷或傷到人,那味道簡直讓人不敢想象。

鬧了一次笑話后,黃炳權就調整了飼料里花生殼的比例,但少的那部分要怎麼補上呢呢?

恰在此時,黃炳權想起曾見過牛吃果皮,于是立馬拉來一車的果皮給牛加餐。在這之前,員工們都沒聽說過能用果皮來喂牛,但又拗不過老闆,只能站在牛圈旁邊緊張地觀察。

沒想到果皮很受牛的歡迎,幾下子就吃了一個精光,可還沒等大家伙歇口氣,牛又出問題了:果皮中菠蘿皮較多,菠蘿酶含量較高,牛吃多了以后導致舌頭潰瘍,吃不了東西很是難受。

而且果皮易腐爛不好保存,算下來成本不降反升。

可黃炳權什麼時候怕過困難呢?他重新調整了果皮的種類,然后把新、舊果皮混合在一起噴灑有益菌進行發酵,這些處理后的果皮可以儲存好幾年,上面長出的有益菌菌絲牛吃了助消化還身體好,可謂是一舉兩得!

靠著這樣的方法,一頭牛一天的飼料費用從之前的20元降到3元,再加上果皮對于很多供貨商來說都是要處理的垃圾,聽說黃炳權要的量大,很多都是免費送給他的,這成本又降了下來!

慢慢地,黃炳權的牛越養越多,到了2010年,已經達到了2000多頭,但這期間養牛場一直都是在燒錢,沒見什麼回報。

可就在幾年以后,黃炳權不僅再次擴大了養殖規模,甚至還變廢為寶,達到了年收入上億元!

物盡其用,變廢為寶

解決了牛的吃喝問題,拉撒又成了一個大問題。

那麼多牛一天產生的糞便量就是好幾噸,如果處理不好,不僅會產生大量的臭氣影響牛的生活環境,還會污染環境。

糞便經常被作為肥料,但農戶們大多覺得路遠又耗時,不怎麼愿意來拉走,于是牛糞越堆越多,每天都產生大量的臭氣,養牛場周邊的住戶都開始抗議了!

著急上火的黃炳權到各家牛場考察學習,終于在一家外地的養牛場里學習到了可以建沼氣池!

考慮到自家養牛場的規模,黃炳權一口氣建了幾千立方米的沼氣池,牛糞進入沼氣池后經過發酵沒了臭味,沼渣和沼液還能作為肥料,效果比一般的肥料還好。

而沼氣能夠供應自家養牛場的需求,發電、燒鍋爐、煮飯都用氣,成本又降低了,一年能省100多萬元!

可沒過多久新的問題又來了:沼氣池發酵需要一定的時間,空間有限,牛可是天天都要拉的,這樣下去遲早會周轉不過來,黃炳權又著急起來。

這次黃炳權決定用牛糞來養蚯蚓,再用蚯蚓來養土雞!

他想得很簡單,蚯蚓這東西隨處可見,養殖應該很簡單,可當他真正進行養殖的時候發現效果很不理想,不得不虛心請教,最后專門找來了用來人工養殖的蚯蚓品種,這才算走上了正軌。

就這樣,黃炳權用牛糞養蚯蚓,又用蚯蚓喂土雞,降低了養殖成本,提升了土雞的肉質。雞肉開始售賣后居然大受歡迎,在市場上每公斤能賣到80元,黃炳權又越養越多,每年能養10萬只左右,帶來了一筆意外驚喜。

但黃炳權依舊不滿足,畢竟牛是越養越多的,養蚯蚓養雞總會有飽和的時候,他還要繼續尋找解決牛糞問題的最佳方案。

2010年4月,黃炳權突然宣布要養魚!

和以往一樣,黃炳權這次養魚同樣大手筆,承包了幾千畝的廢棄鹽場,又花了上千萬修筑海堤,這下可把他的家人們,特別是妻子給氣壞了。

「養牛場還沒賺錢,妳現在又要養魚,萬一失敗了,我們該怎麼辦?」妻子拽著丈夫的手泣不成聲。

他的女兒也很是反對,家里對于黃炳權的事業從不多加干涉,這些年來黃炳權一心撲在事業上,本就對家庭有所虧欠,而資金大多投進了新的項目里,對家人的物質幫助也很少,現在又要投這麼多錢出去,家人們都很反對。

但黃炳權覺得這麼多年來,他就是大膽行事,卻不失穩健,他極力安撫家人,表示自己這次并不是一時腦熱,而是有詳細規劃的。

在這次養魚之前,黃炳權就曾試驗過用牛糞養蚯蚓,再用蚯蚓來喂魚,既賺錢又環保,用了一年半的時間,幾個水塘里養出的淡水魚個大肉多,味道又非常鮮美,這給了黃炳權信心。

于是這一次,黃炳權直接來養海水魚,但他并沒有單純的養魚,而是在和水產專家進行溝通學習后,搞起了混養,里面魚、蝦、螺、蟹都有,充分利用魚塘的水體空間,搞生態立體養殖。

除了用牛糞養殖的蚯蚓來做魚飼料之外,牛糞也成為了魚飼料之一。

當然并不是直接喂牛糞,不然那麼臭,魚也不愛吃啊。黃炳權先是將牛糞進行發酵,除去氨、氮,然后把發酵過的牛糞堆在魚塘邊,隨著雨水流入魚塘,給藻類提供營養。

而長大的藻類又是魚塘里的小魚小蝦的食物,然后這些小魚小蝦又是大魚的美餐,這麼一來,不僅水體生態環境好,養殖的時候基本不用投喂其他飼料,大大降低了養殖成本,但養出的海產質量量上乘且穩定,幾乎供不應求,年收入能達到200萬元左右!

按照常人的想法,既然有了穩定的賺錢門道,那就老老實實的干下去,擴大養殖規模賺錢就行了,可黃炳權反其道而行之,過了幾年后,魚塘的魚就穩定在了一個固定的數量沒再增加,反倒是牛越養越多,到了2013年的時候,牛的數量已經達到了4000多頭!

黃炳權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牛本身上來,通過賣牛肉、賣牛奶、做奶酪,一年就能拿到100多萬元!

眼看著養牛場就要蒸蒸日上,走向輝煌,可黃炳權卻又不怎麼愿意賣牛了!

原來黃炳權養牛這麼多年,一天來看兩趟,在他看來這些牛就和寵物一樣有了感情,也就任由大牛生小牛,不怎麼愿意賣牛了;另一個則是因為黃炳權找到了另一個賺錢的好方法,可以不賣牛,但卻缺不了牛!

牛越來越多,牛糞也越來越多,為了解決這些牛糞,黃炳權專門找到了農業的科研人員學習請教,通過一種菌的發酵制作出了牛糞有機肥,年產量能達到14噸,每噸能賣到3000元!

之前就提到過,黃炳權通過各種方法降低養殖成本,他場里的牛每頭養殖成本不到4000元,三年就能出欄,一頭牛能賣兩萬。

再加上牛每天產生的糞便所制作的有機肥,每多一頭牛,就能多賺4萬元!

零零總總加起來,一頭牛所產生的效益就能夠達到6萬元左右,年銷售額能達到上億元!

截至2018年,黃炳權的養牛場里已經達到了5000多頭,有機肥一年能賣出三萬噸,這個數字還在逐步增加中,而他又通過變廢為寶的辦法形成了一套低成本的循環系統,解決了污染問題的同時還鼓起了錢包,讓人不得不贊嘆。

黃炳權的成功令人艷羨,但把目光從他所獲得的財富上移開,就能發現他身上其他閃光點同樣讓人驚嘆。

一個年近70歲的老人不服輸也不服老,認定了一個目標就不斷前進,在堅持環保理念的同時也沒有失去好奇心和創新思維,不斷地學習和摸索,如此難能可貴的質量,著實令人嘆服。

參考資料:

央視網:[科技苑]吃「水果」的牛 20180524

央視網:[致富經]他把牛糞當黃金 一頭牛凈賺六萬元 20180607

廣西日報:[八桂先進人物]黃炳權:循環經濟護綠水青山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