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花季女孩眼珠發黃以為問題不大,醫生開刀取出兩斤蟲子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19年2月的一天,清華大學附屬北京清華長庚醫院臨床醫院收治了一位漂亮卻虛弱的女孩,躺在病床上的她神色茫然,眼神空洞。

女孩名叫劉迪(化名),生于藏區牧民家庭的她不久前覺得自己眼珠發黃,全身的膚色也變黃了,總感覺很虛弱使不上勁還總是肚子疼,這才到當地醫院檢查。

沒想到醫生看完就表示無能為力,勸說她趕緊轉院,身體情況急轉直下的她這才被緊急送往了清華大學附屬北京清華長庚醫院臨床醫院。

劉迪(化名)

「醫生,我女兒到底得了什麼病?」劉迪的父母心急如焚,手心滿是汗水:「要多久才能治好啊?」

然而主治醫生的話卻讓一家人如墜冰窟: 劉迪得的是包蟲病,肝臟里滿是蟲子和蟲卵,嚴重威脅著她的生命安全,如果不手術或手術失敗,劉迪很可能活不過一年。

得知噩耗的劉迪倒在病床上嚎啕大哭,她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只是眼珠發黃,怎麼就變成了一個要命的絕癥呢?

悔不當初

劉迪的病癥并不是突然出現的,早在兩年前就有了預兆。

「兩年前吧,高二下學期的時候診斷過……」坐在病床上,劉迪看著窗外回想起了以前。

高二下學期的時候,劉迪就感到身體不適,家人帶她到醫院檢查,醫生經過仔細檢查后,神情凝重地告知: 她患上了肝包蟲病。

劉迪雖然不太了解這個病癥,但她從小就或多或少聽說過身邊有不少人都得過這種病,在畜牧區生活的人們,對這種病癥并不陌生, 在當地,大家把這種病稱之為「蟲癌」。

在劉迪看來,得過包蟲病的人中有的很快就不治身亡,也有的人不算太嚴重能夠通過手術治愈。

醫生想讓劉迪盡快動手術,把蟲子取出來,以免癥狀加重,到時候就來不及了,可劉迪卻猶豫了起來。

「那時候高三了嘛……」劉迪哽咽著說著,年幼的她覺得很快就要大學聯考了,如果去做手術很可能會耽誤大學聯考,從小就喜歡讀書并渴望著通過學習過上好日子的她咬牙決定,暫時不去管,等到以后有時間了再說。

那時的劉迪還有一種僥幸心理,覺得自己還年輕,抵抗力也比較強,或許不會有什麼事呢?

時間一天天過去,劉迪完成了自己的學業,了卻了一樁心事,沉浸在喜悅中的她完全把得病的事情拋到了腦后。

直到兩年后,劉迪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差,注意力也集中不了,還時不時地肚子疼,看鏡子的時候還發現皮膚黃的有些不正常。

又一次疼得差點昏過去后,滿臉淚水的劉迪撥通了父母的電話,急急忙忙地趕到了當地醫院檢查。

果不其然,當年被忽略的蟲子越長越多,經過兩年的時間已經侵占了劉迪的肝臟,她已經半只腳踏進鬼門關了!

可劉迪的病情十分嚴重,當地的醫療水平根本沒辦法救治,只能馬不停蹄地將人送到了北京,由清華大學附屬北京清華長庚醫院臨床醫院收治。

辦理入院的時候,劉迪的情況已經十分糟糕,頭髮枯黃,嘴唇干燥爆皮,肝功能和凝血功能被嚴重破壞,膽汁淤積的她皮膚發黃,單薄得像紙片人一樣,隨時都可能休克。

劉迪的父母不住地哀求著主治醫師王學棟:「醫生,求求妳,我的女兒還那麼年輕,拜托了!」

王醫生心里也很不好受,救治病人是醫生的天職,看著這麼年輕的女孩在病痛中苦苦掙扎,王醫生心中也鉚足了勁,暗自發誓一定會全力救治劉迪。

然而在看到檢查結果時,王醫生的心里不禁咯噔一聲。

從基礎的檢查結果來看,劉迪體內的蟲子很可能發展到了一個較為棘手的情況,可當王醫生看到劉迪的肝臟情況時當即心里一沉。

劉迪的一邊肝臟看起來情況還算良好,但另一邊有明顯的腫大,上面滿是斑駁的陰影,里面還夾雜著許多白點。

「這片都是病變都是包蟲。」王醫生沉聲說著:「亮的這些可能是外殼。」

劉迪這段時間來所受的折磨,也是因為肝包蟲太大,壓迫了膽管,阻礙了膽汁流通,這才眼球、皮膚發黃。

但此刻,這些都成了小問題, 如果任由肝包蟲繼續「為非作歹」,劉迪將活不過一年。

為了拯救劉迪,醫院里各個科室的精英、專家們進行了會診,力求在最短時間內拿出一個完美且安全的方案。

躺在病床上的劉迪看著窗外發呆,她本以為結束高中后,自己將開啟全新的人生,此刻卻被宣告了隨時可能死亡。

她在悔恨、痛苦的同時也在疑惑:這該死的包蟲病到底是怎麼來的呢?

無數人的噩夢

包蟲病是一種由寄生蟲引起的感染性疾病,可人畜共患,在我國的西藏、青海、甘肅、四川、云南、寧夏、新疆、內蒙古等農牧地區廣為傳播,其中泡型包蟲病如果不能及時治療,10年病死率達90%以上,被稱為「蟲癌」。

感染包蟲病后,這些蟲子主要寄生在人的肝、肺、腦等器官,不斷地吞噬人類的器官來成長,壓迫內臟,破壞器官,還可能出現轉移,侵害其他器官,危害極大。

家犬和狐貍等動物是包蟲病的主要傳染源,當家犬吃了病畜內臟、肉后就會被感染,排出的糞便里就會有蟲卵,蟲卵又會污染牧場、水源等。

牧區人民幾乎家家戶戶都養狗,平常又經常和牲畜接觸,再加上牧區人民們大多有喝生水的習慣,再加上有時候不注意衛生,就極為容易被病牲畜的病菌傳染,也容易誤食蟲卵。

最嚴重的時候,受「蟲癌」威脅的人數高達5000萬人,在青海,幾乎每8個人里面就有一個人身體里有蟲子,還有一些家庭因為有一個成員感染,導致全家都被感染,最后「滅門」。

而出生于牧區家庭的劉迪幫家里干活的時候也經常接觸牲畜,她自己也從小養成了喝生水的習慣,有一次在病房里直接對著水龍頭就要喝水,把來查房的醫生嚇了一跳,急忙把她攔住,好好科普教育了一番。

弄清楚了包蟲的來源,劉迪和醫生的心里并不輕松,因為劉迪的拖延,病情已經不能再耽誤了。

劉迪也很清楚自己的情況,她已經在腦海中把所有最糟糕的后果都想了個遍,想試著看開但眼淚卻不停地往下掉。

就在她躲在被子里偷偷哭泣的時候,一個人的出現讓事情迎來了轉機。

鉆研多年戰蟲癌

此人名叫董家鴻,是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清華長庚醫院院長以及享譽海內外的肝膽專家,鉆研包蟲病多年,有著極為豐富的「戰斗經驗」。

盡管已經經手過多個包蟲病的案例,但當董家鴻拿到劉迪的病例時,即便是經驗豐富如他也還是感覺到了棘手。

董家鴻

劉迪的「蟲癌」已經發展到了終末期,大半的肝臟都成為了包蟲的巢穴,不斷長大的包蟲已經壓迫到了肝臟,整個肝臟系統已經遭到了嚴重破壞。

發展到終末期的包蟲病是世界公認無法攻克的難題,此時只有兩個結果: 等待死亡,或進行肝移植。

劉迪不想死,她的父母也不愿放棄,不斷地哀求董家鴻醫生救救他們的孩子,無論用什麼樣的方法,有什麼樣的結果,他們都愿意接受。

「求求妳了醫生,她還那麼年輕,她只有20歲啊!」

董家鴻醫生的心里也很不好受,肝移植對于劉迪來說是比較穩妥的方案,可肝源從哪來呢?而且就算有了肝源,也不一定能夠匹配,而劉迪的情況已經拖不了太久了。

在家屬、醫院方積極尋找肝源時,獨自在辦公室加班的董家鴻再次拿起了劉迪的病歷,思考著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

經過多番思考后,董家鴻提出了一種方案——體外肝切除術。

體外肝切除術,就是把病變的肝臟取出體外,切除了病變部位后再將肝臟裝回體內。

可這樣做的風險也不小,醫生必須要能將所有病變的部位切除,否則前功盡棄,但這樣做的話,能夠解決肝源問題,讓劉迪不用繼續等待,也避免了排異的風險。

而這也不是董家鴻第一次進行體外肝切除術了,早在2016年,董家鴻就曾帶領團隊完成了世界首例根治終末期肝包蟲手術,手術過程中就已經實踐過體外肝切除術。

患者是一個23歲的女孩,當時被確診為終末期復雜肝包蟲病,腹腔、胸腔臟器以及重要的血管都有分布,有65%的肝臟被侵蝕,肝臟系統被嚴重破壞,病情嚴重程度和劉迪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當時,許多醫生都認為這是一道難以攻克的難關,國外的醫生專家們甚至斷言根本沒有成功的可能。

可董家鴻和他的團隊們沒有放棄,經過多次討論和論證后,決定用體外肝切除加自體肝臟和血管移植來根治。

這一次的手術進行了全程直播,國內外無數醫生學者都進行了觀摩,董家鴻帶領30多人的團隊,歷時14個小時,成功完成手術。

術后患者恢復良好,沒有出現任何并發癥,情況穩定后很快就出院休養。

這次手術直播引來了國內外百萬民觀眾,萬民醫師觀看,董家鴻醫生和他的團隊用自己的實力向世界展示了中國的領先技術。

有些一定的經驗,董家鴻醫生也并沒有輕松多少,畢竟手術過程中變化萬千,劉迪體內的真實情況只有在手術的時候才能完全揭曉,會發什麼什麼意外都不一定。

在經過與家屬、病患的溝通后,劉迪的手術排上了日程,由董家鴻主刀。

力挽狂瀾

在進行手術之前,董家鴻先對劉迪的膽汁進行了引流,期間也是讓劉迪的身體進行一定的休息和恢復,盡量以最好的狀態來接受手術。

3周后,到了進行手術的日子。

盡管已經給自己做了無數遍心理建設,可到了真正要上手術台的這一天,劉迪的心里還是不停地打怵。

離開病房前,劉迪和家人的手緊緊牽在一起,口中默念著什麼,似乎在互相給予勇氣。

手術開始了。

雖然已經預料到劉迪的情況可能會很糟糕,可當董家鴻看到劉迪體內的肝臟后,還是忍不住皺起了眉。

只見原本鮮紅、健康的肝臟變得暗紅、腫大,足足比正常的肝臟大了一倍!

正常的肝臟重量應該在2斤左右,而劉迪的肝臟重量已經到達了驚人的4斤!

也就是說,劉迪肝臟里足足有2斤的包蟲!

一想到這個花季女孩因為這些該死的蟲子吃了多少苦,在場的醫護人員們就忍不住心疼起來,手上的動作也變快了些。

為了以最小的損害達到最佳的效果,醫生必須一條一條地把包蟲剔除,董家鴻和其他醫生們通力合作,在病變的灰白肝臟上仔細地尋找著作惡的包蟲。

一條、兩條……密密麻麻的包蟲在醫生的巧手下陸陸續續被找了出來,光是這一步就花費了整整4個半小時!

在確認過每一條包蟲都被剔除干凈后,肝臟被放回了劉迪的體內,但這還不是結束,董家鴻還要對劉迪體內被侵蝕的腔靜脈進行重建。

接近10個小時后,手術終于結束了,當劉迪被推出病房后,在外等候多時的家屬一下子癱軟在地,此刻任何感謝的話語都不足以表達他們心中的感激之情,他們只是緊緊的抓住董家鴻醫生的雙手,眼中綴滿了淚水。

又觀察了3天后,劉迪沒有出現并發癥,終于可以下地行走了。

當劉迪終于離開病床,穩穩當當地站在地上時,她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永不言棄

「開別人不能開的刀,治別人不能治的病。」

這是董家鴻的老師,黃志強院士的信條,也是董家鴻一直為之奮斗的信念。

包蟲病一直以來都被視為一座難以翻越的大山,無數的患者因此而備受折磨卻無處求助。

董家鴻將徹底消滅肝包蟲病視為畢生奮斗的目標,2015年至2021年間,他帶領著團隊翻山越嶺,不遠萬里的來到青海西寧市、玉樹州、果洛州、海西州、海南州等地,培訓屬地化人才,開展科普宣講,篩查義診,救助貧困患者等,無數在病痛中苦苦掙扎的患者在董家鴻極其團隊的幫助下痊愈。

除了董家鴻以外,還有無數醫學工作者投身到牧區中,為了消除包蟲病而不斷努力。

2019年8月20日,「健康中國醫師行動」——健康扶貧包蟲病攻堅計劃項目在青海啟動,發起了「2019-2030包蟲病清滅計劃」,即2020年有效遏制包蟲病、2025年基本控制包蟲病、2030年基本消除包蟲病的階段目標。

至2020年底,青海省包蟲病人群患病率由2012年的0.63%下降至0.17%;33個流行縣人群患病率降到1%以下且犬感染率降至5%以下;一類流行縣由32個減少到6個;知曉率明顯升高(其中小學生知曉率已由2016年的80.74%上升至97.77%);全省現有具備手術指征且自愿接受手術治療的患者首次實現「動態清零」。

除了包蟲病外,還有許許多多的疑難雜癥讓許多患者們遭受著苦難,好在我們有著許許多多高尚、無私、勇敢的醫學工作者們給患者們帶來希望,相信在他們的努力下,疑難雜癥將不再難,患者們也不再痛苦。

參考資料:

澎湃新聞:他是「蟲癌」狙擊者,潛心研究只為有一天這種病能在牧區徹底清零

央視網:董家鴻:助青滅包蟲 健康扶貧精準施策是關鍵

央視網:《開講啦》20190831 當代中國肝膽外科領軍者董家鴻院士:醫學是人類最大的善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