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精神病人吃百顆藥「自盡」,警方查看微信,抓了他十年好友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19年7月10日,家住北京市朝陽區的張宇,神色慌張飛快地打字:「師父,還有解決辦法嗎?是不是玉帝父親又加事情不想讓我好啊?」

大師立馬回復:「護法在弄。」然后催促張宇吃藥。張宇出現幻覺,看到空調下有個男人朝他笑,他舉起藥瓶子猛吃。

過了一會兒, 大師連發十條「在嗎?」,卻得不到張宇任何回應。實際上,張宇已經死亡。此時大師也撕下了他的真面目, 竟然是張宇的十年好友!

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會讓十年好友起歹心?究竟大師給張宇吃的藥是什麼,以至于張宇在兩個小時內,就沒了呼吸?

死亡十天才被發現

2019年7月20 日下午4點50分,北京市朝陽分局派出所接到一個報警電話,一個男子稱:「警察嗎?我們這兒樓道里有股奇怪的惡臭味,而且樓上有戶人家很久沒出門了。」

執勤員警察覺到不對勁,立馬開車前往該小區。到達該小區后,報警男子走上前細細說明了這股惡臭的來源。

早在三天前,他就在樓道里聞到了惡臭味兒,原以為是哪家的垃圾沒有丟,但是樓上樓下溜達一圈,所有住戶看起來都挺愛干凈的。

一天后,惡臭的味道更加濃烈。 他仔細聞了聞,又不像貓狗死了的味道。時間又過去了兩三天,這股惡臭進到了家里,他實在是忍不了,打算順著味兒聞出是哪一家。

他在樓道里仔細聞辨時,其他鄰居也出門「探索」味道的源頭。這時有個嗅覺靈敏的人聞出是報警男子的樓上住戶。

報警男子走上樓趴在門上一頓聞,惡臭味直沖大腦,他差點就吐了出來,趕緊捏著鼻子往樓下跑,不停地干嘔。

此時,所有住戶的心里都有了一個可怕的想法:「該不會是有人死了吧?」因此他們慌忙報警。

員警簡單了解后,心里也基本認同鄰居們的觀點,于是轉身問群眾:「妳們都不認識這家住戶嗎?」

此時一位大媽站出來說:「我知道啊,這家只住著一個男人叫張宇,在學校里當老師的,聽說還是個研究生。」

大媽的消息果然靈通,根據這個名字員警查到了張宇的聯系方式。但是員警打了不下八個電話,張宇都沒有接。

「壞了,有人死了大概是八九不離十了」員警心想。由于張宇家是鐵門,員警撞不開只能叫開鎖師傅幫忙。

開鎖師傅將門弄開后,一陣強烈刺鼻的惡臭味道襲來。原本因為好奇心,想跟著員警一探究竟的圍觀群眾紛紛跑到樓下不停地干嘔。

員警用手捂住口鼻小心進入,發現在客廳內有一具男士,尸體情況高度腐爛,周圍的血水流了一地。

員警只好退出來守在門口,聯系專業人員到達現場。 經過刑警現場偵查,發現張宇家里門窗完好,環境整潔,物品擺放整齊。

沒有打斗和闖入的痕跡,而且警方注意到大門是反鎖的。「難道是一樁密室殺人案件?」刑警心里嘀咕。很快,他的想法就被否定了。

現場

警察在張宇的尸體旁發現了一個空瓶,瓶身上印著一些神乎其神的詞語,在家里的其他角落也沒有發現剩余藥片。

此時,張宇的父親已經趕到現場。面對警方的詢問,他回答得很含糊,像是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兒子一般。

原來,張宇的父母早年失婚,張宇跟隨母親和姥爺生活,一直很少往來。直到母親和姥爺相繼離世后,父子之間才有了較多的交集。

但是慢慢接觸兒子后,父親發現張宇有些不正常。他告訴警察:「他老是幻想,神神叨叨的。總說媽媽姥爺來鬧他,往他身上扔蛇。」

張宇

父親嘆了口氣接著說:「誰希望自己兒子有問題呢,我叫他去看病,他反倒怪我不相信他,最后聽說去醫院了,確診是什麼結果也不知道。」

此時鄰居也說他經常看見張宇自言自語,打招呼也愛答不理的。他還以為張宇有癲癇呢!

張宇父親苦惱地搖搖頭。為了配合警方調查同意了尸檢。 但是他仍然認為張宇是自盡,在法醫尸檢結束后,立馬將張宇火火化了。

尸檢結果已出。由于尸體高度腐化,可檢測出的數據有限,結果顯示張宇生前服用了過量的鎮定性藥物。

父親更加堅定了張宇是自盡,但是在整理張宇的遺物時,他發現在兒子的聊天記錄中有很多奇怪的話,嚇得他立馬報警。

空想大師:驅魔化吉

原來在網上,張宇經常和一個ID為空想大師的人聊天,多次提及:做法、驅魔、還債等。員警很納悶:「一個研究生學歷的人,怎麼會迷信呢?」

案件資料提交到檢查官手里后,她查詢了張宇死亡前一晚的聊天記錄。以下是張宇和空想大師的對話內容。

兩人提到的「藥」大機率就是現場發現的空藥瓶。順著這個關鍵詞,檢察官發現空想大師經常讓張宇服藥。

張宇很順從地吃了一兩次后,明顯感覺到不適。他告訴大師:「師父,我不想吃那個藥了,頭暈難喘氣。」

可是空想大師冷冰冰地勸說:「吃了藥就能把輪回弄清楚。」讓他繼續吃藥。也許這個藥品真的緩解了張宇的精神疾病,他繼續服用。

當張宇產生幻覺后,恐慌地告訴大師:「空調機下有個男人,一直往我身上扔蛇。師父快幫幫我。」

空想大師僅回復了幾個字表示在幫了。這樣的聊天記錄讓人覺得詭異, 張宇為什麼高度信任這位裝神弄鬼的大師?

聊天截圖

在張宇2019年7月10號晚上18點的聊天記錄中,空想大師主動給張宇發消息,前后連發了十多條。

平時積極回消息的張宇,沒有回復一個字。 檢察官猜測,此時的張宇很有可能失去了行動能力,或者說已經死亡了。

警方聯系張宇父親,他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這個所謂的「空想大師」。只是偶爾聽到兒子說在吃藥了。

在兩人的聊天記錄多次提到了一個男人,王滿玉。張宇頻繁提起他,還催促大師讓王滿玉還錢,而且王滿玉也在吃這個藥。

提到王滿玉,張宇的大姨立馬反應過來, 告訴警方:「我經常聽張宇提起他,可能張宇性格孤僻,就只有他這個朋友吧。」

據大姨說, 張宇和王滿玉早在十年前就認識了,張宇非常在乎這個朋友。兩人還曾經搭伙做生意,可惜失敗了。

但是張宇和空想大師的聊天記錄不是這麼反映的。在張宇去世前一個月,他態度激烈,告訴大師:「妳說玉帝讓滿玉寫欠條這事兒做不做數?」

空想大師回復:「當然,妳讓他寫啊。」張宇卻說:「我讓他寫了,他三番五次找借口推脫。」

顯然,王滿玉不還錢讓張宇十分苦惱,張宇甚至揚言:「這麼多年我一直幫他,今天一定要做個了斷!」

大姨也想起來,張宇曾經和她抱怨過王滿玉不還錢。大姨心疼地說:「要不要大姨幫妳,把小王約出來,妳不好說的話大姨替妳說。」

張宇表情有些放松了,笑著點點頭。但是此后,張宇一直沒能把王滿玉約出來,顯然是王滿玉有意回避。

梳理出了這麼多線索,顯然張宇的死不是自盡,并且和空想大師以及十年老友王滿玉有關系。

十年好友沒有良心

2019年8月10日,警方到王滿玉家,出示合法證件后將其帶走配合調查。在王滿玉家里,警方發現了張宇的同款藥品。

王滿玉家內部

回到警局接受詢問時,員警將張宇去世的消息告訴王滿玉。 王滿玉表現得很震驚,但臉上的悲傷顯然是裝出來的。

只見王滿玉想擠出幾滴眼淚,但是怎麼都擠不出來,只好低頭假裝難過。員警問他:「妳和張宇是什麼關系?認識多久了。」

王滿玉回憶一番后回答:「十年前認識的吧,他是高校里教電子的,後來,他給我介紹過去當體育老師,拓展的,是一家民辦學校。」

王滿玉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經過張宇的介紹,獲得了工資待遇較好的工作。這麼說來,張宇對他還有恩。

王滿玉

兩人的相識于網絡空間一個聊天群,那時張宇的母親和姥爺剛剛病故,心靈脆弱。而王滿玉也有著相似的經歷,兩人相談甚歡。

一段時間后,兩人線下見了面。王滿玉敏銳地觀察出張宇有些神經質,除此之外人品是很好的,但是他仍然和王滿玉保持往來。

慢慢的,張宇開始發病。經常給王滿玉發消息說身上有蛇、姥爺和媽媽總在他床頭鬧騰。王滿玉一開始也會耐心勸慰。

但是張宇的病情變本加厲,會在半夜三更打電話把王滿玉吵醒,電話里張宇情緒崩潰,哭著說:「我家里全是可怕的東西,怎麼辦啊?」

每次都要王滿玉安慰一兩個小時,張宇才肯睡覺。時間一久,王滿玉也沒了耐心,帶著他上醫院看病。

醫生表示張宇的病情有些嚴重,需要入院治療。但是張宇顧慮太多不去住院治療,每次情緒崩潰時只能找王滿玉。

王滿玉被折騰得也快出問題了,張宇卻突然告訴他:「我找到了一個大師,他能治好我。」他出于好奇也拿了幾盒藥吃。

但是吃藥后,王滿玉說他感覺到頭暈想吐,所以就停了藥。 員警問:「藥有問題,為什麼不阻止張宇?」

王滿玉卻說:「我是正常的,他不正常啊,我倆不一樣。」然后王滿玉稱張宇執迷不悟,與他漸行漸遠,然后就沒再聯系了。

員警一聽這話就怒了:「妳別騙警察啊,聊天記錄顯示妳和張宇在案發前一周還有聯系呢!」

另一邊,大姨再提供了一個消息: 「王滿玉一直沒安好心,和張宇做過生意破產了,張宇還把房子都賣了!」

張宇一直有所隱瞞,員警厲聲說道:「妳們倆之間肯定有別的事,妳最好不要騙人!」張宇這才說了實話: 「其實空想大師是我裝的。」

好友裝大師騙財

王滿玉稱裝成空想大師,是因為受不了張宇半夜的折騰,想利用大師的身份讓他安分些,所以網購了安眠藥,以大師的名義讓張宇吃。

王滿玉辯解:「真的有用,他一開始那幾天睡得很好,沒有煩我。」

但是張宇的大姨完全不相信王滿玉的這套說辭,她說:「我和張宇聯系時,他說遇到了一個大師,我問他有沒有和大師見過面,他說沒有。」

「張宇還說那個大師也給王滿玉治了,還說我和他搭伙做生意可以發財。」大姨表示,張宇這話說完沒多久,就悄悄把房子賣了。

當警方向王滿玉核實此事,王滿玉有些不好意思地承認了。沒想到表面上是十年好友,實際上卻是個貪財無心的人。

其實,王滿玉了解到張宇單純好騙時,就起了歹心。他假裝空想大師告訴張宇,和王滿玉做生意可以發財,攛掇他投錢。

單純又沒有防備心的張宇信以為真, 直接將母親留給他的唯一一套房子賣了,所得300多萬全部交給王滿玉開餐廳。

警方好奇王滿玉投了多少錢,他覺得面子掛不住了,含糊地說:「幾萬塊錢吧。」後來,他也沒有好好經營餐廳,半年就倒閉了。

張宇投資的錢,早被他揮霍一空,還欠下了一大筆債務,所以王滿玉繼續以大師的名義,讓張宇貸款給他用。

王滿玉也明白,經過餐廳一事張宇的防備心會提高。 于是他謊稱:「發生信譽危機后會有一筆國家基金來幫妳,到時候可以大賺一筆。」

單純善良的張宇還是相信了王滿玉,前后貸款了50多萬給王滿玉。當利息一漲再漲,張宇多次催促王滿玉還錢。

就像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王滿玉哪里舍得兜里的錢再飛出去,一分沒還。張宇被催款電話搞得心慌,精神疾病加重,丟了工作。

原本工作體面、生活無憂的張宇,因為王滿玉這個拖油瓶,房子沒了、工作沒了,還背上了一身債務。

本以為王滿玉這只「鱷魚」會到此為止, 但是警方深入調查后,發現正是王滿玉害死了張宇,驚訝于王滿玉是個「無心之人」。

單純的朋友、沒有心的惡人

王滿玉的騙局過于低級,一般人都能看出來,為什麼擁有研究生學歷,且在高校當教師的張宇,會屢屢上當呢?

這就不得不從張宇小時候說起。母親在30歲時生下了他,不久后因為觀念不和,父母失婚了。所以,母親將張宇當成寶貝似的養育。

母親對張宇嚴格要求,同時又事無巨細地照顧他。俗話說隔代親最親,姥爺也十分疼愛張宇。

于是,盡管張宇自小成績優秀,但是基本沒有生活自理和社會生存的能力。大姨回憶小時候的張宇說道。

「他就像玻璃房里孩子,被保護得太好了,很乖也很單純。」

在家人的照料下,張宇的學業非常成功,最后獲得了重點大學的碩士。可惜,就在畢業前夕,母親和姥爺相繼離世。

張宇的精神世界一落千丈,突然獨自面對現實世界,他手足無措。 好在他憑借出色的專業能力獲得了夢想的職業—教師。

這時張宇最向往的工作,他的夢想就是希望自己能在教育領域大展宏圖,能教更多的學生、更優質的知識。

但是張宇無法走出親人離世的思念和陰影,開始頻繁出現幻覺。 在最脆弱的時候,他遇到了王滿玉。

王滿玉是他生命里鮮少出現的同齡人,并且王滿玉能說會道,安慰和治愈著張宇。可惜王滿玉的狐貍尾巴終究暴露了。

張宇也想過去醫院治療,但是他莫名地害怕醫院會把他當做真的精神病關著,一直不放出來,所以他很逃避。

直到後來認識了空想大師,他覺得自己的人生終于要被拯救了。但是大師一直把話題引向王滿玉,還多次逼他吃難受的藥。

在大師的哄騙下,他為王滿玉欠下了一屁股債。催款電話讓他徹夜難眠、工作沒精神、還多次出錯,以至于學校辭退了他。

面對強大的壓力,張宇的幻覺更加嚴重,此時空想大師介紹他吃一種藥物。這種藥物副作用嚴重,睡醒后頭痛欲裂。

為此,他還找王滿玉確定是不是只有自己會這樣,王滿玉一直說:「沒事啊,就是頭有點暈罷了。」

終于在7月10日那天,張宇因為服藥過量而離世。最慘的是,他是死了十天以上才被發現。

根據目前掌握的信息, 員警最關鍵的任務,就是王滿玉引誘張宇服藥的直接證據。

王滿玉堅持說「我讓他吃一瓶或者半瓶的。」然后辯解自己不是有意害死張宇的,但是警方的證據顯示,王滿玉就是有意為之。

首先,王滿玉自己吃過這個藥,清楚藥物的副作用。然后在2019年五月份,張宇因為一次性吃了5顆藥被送進醫院。

之后,王滿玉就和商家聊天,根據聊天內容, 顯然王滿玉知道藥物藥物過量的后果,而且在張宇告訴他身體的不適后, 他沒有阻止,反而欺騙張宇服用了更大的劑量。

最終,張宇因為一次性服用了一整瓶,共一百顆安眠藥而陷入昏死狀態。此時,王滿玉以空想大師的身份聯系了張宇。

平時回消息迅速的張宇遲遲沒有動靜,王滿玉還反常地多次詢問:「在嗎?」。根據這個細節,王滿玉猜到了張宇出事了,但是他仍然沒有選擇報警搭救。

最終在2020年9月1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以故意殺人罪判決王滿玉有期徒刑15年。

沒想到王滿玉又提起上訴,但是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駁回了他的請求,終審維持原判。

原本天真單純的張宇,可以在夢想的崗位上大展宏圖,遇到問題也可以聽從大姨、父親的建議。

可惜他遇人不淑被謀害了生命,他的一生實在讓人惋惜。 這也在警醒我們,交友要謹慎。

參考資料:

《一線:親密陷阱》 央視網 2021年4月29日

《哄騙好友吞下100片藥后,他微信詢問了十余次「在嗎」》 光明網 2020年11月2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