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男子開婚介所,專給野豬安排相親,2004年年入幾十萬

song 2023/01/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00年一天,幾個壯漢抬著6頭養得膘肥體壯、處于發情期的家養母豬,往藍山嶺深處走去。

他們受主人所托,把這些母豬抬到山頂上建好的「洞房」里,要給深山里的野豬當豬「媳婦」!

不僅如此,主人還開了野豬婚介所,專門給野豬安排相親!

大家伙只覺得莫名其妙,這豬養得好好的,干嘛要抬到這深山老林里,給外面的野豬「糟蹋」?這野豬又有多金貴,連媳婦都打包上門?

私奔的家豬

母豬的主人名叫陳光榮,年輕時的他是安徽省涇縣汀溪鄉戰嶺村的一個普普通通的獸醫,靠著一手祖傳的獸醫知識自立門戶,娶了漂亮的媳婦,養育了一個可愛的孩子,美滿的家庭惹人羨慕。

那陳光榮為什麼放著好日子不過,選擇了開什麼野豬婚介所吃苦呢?

這事兒還得從一件奇聞說起。

1978年的一個夏天,汀溪鄉白楊生產隊的人全員出動,尋找一頭母豬。

原來是飼養員管理不善,生產隊里的一頭處于發情期的母豬翻墻逃跑了,大家伙找了很久都沒找回來。

一眨眼7天過去了,就在所有人都放棄了的時候,這頭逃跑的母豬居然回來了!

消失了7天的母豬不見瘦,除了身上臟點,有點傷口之外,情況還算不錯,村民們都很高興,畢竟一頭母豬還是很值錢的。

讓人沒想到的是,這頭母豬的肚子越來越大,100多天后生下了13頭小豬仔!

平白得了小豬仔,這本是一件喜事,可負責接生的村民卻嚇了一大跳: 這些小豬仔有著黃色的皮毛,身上還有一些漂亮的花紋!

作為獸醫的陳光榮也見到了這些小豬仔, 推測應該是家豬和野豬的雜交品種。

原來母豬逃跑的那幾天是和山里的野豬私奔了呀!

村子附近的山區里分布著不少野豬,但野性十足,攻擊性也強,還經常跑到村邊覓食,破壞了不少田地,讓許多農戶都無可奈何。

沒想到這一次居然讓家豬和野豬成功雜交,大家伙都十分好奇,就把這些野豬崽養了起來,想看看和家豬有什麼不同。

陳光榮也十分好奇,還專門向周邊的鄉鎮、縣里打聽,沒想到這樣的事情還真不少見,經常會有野豬在發情期時跑來和家豬進行交配,產下雜交的小豬崽。

身為野豬的后代,這些雜交小豬崽們繼承了父輩的優良基因,不僅長得特別快,抗病能力也很強,幾乎沒怎麼得過病,肉質也更好,而且母豬的產仔率也高!

陳光榮一下子來了興趣:「既然雜交的小豬崽有這麼多優點,如果能進行規模化的養殖,那豈不是要發大財了?」

陳光榮說干就干,當即從銀行貸款,建造了豬舍,開始了追夢之路!

陳光榮

郎無情,妾無意

1983年,程光榮從銀行貸款6萬,在自家屋后蓋起了10多間房子,全部用來養豬。

陳光榮想得很簡單,抓來野豬養起來,等發情期到了以后和自家的家豬進行配種,就能等著小豬降生了!

于是他又是找人借錢,又是和銀行貸款,拿著好不容易湊到的10多萬元,陸陸續續從村民手里收購了100多頭大大小小的野豬。

陳光榮覺得家豬野豬都是豬,同樣的養法應該出不了差錯,可沒想到剛開始養就出了大問題。

這些被捕獲的野豬野性十足,極難馴養,原本在山地里自由自在地,突然被關在一個小小的豬圈里,野豬當然不干了,成天在豬圈里發脾氣,稍不注意就跳墻逃跑。

陳光榮趕緊換了鐵籠,這次野豬逃不了了,只能在鐵籠里急躁地轉圈,喘著粗氣,眼睛發紅地往鐵欄桿上撞,把鐵籠撞得變了形,自己也遍體鱗傷。

逃不了,野豬也不認命,成天急躁的咬欄桿,吃得也少,一下子死了不少。

這些就算了,陳光榮還發現了一個更要命的事情: 野豬和家豬沒辦法配種。

或許是因為野豬無法適應環境,這些野豬遲遲沒有進入發情期,陳光榮嘗試過把已經進入發情期的母豬和公野豬關在一起,母豬急得直轉圈,公野豬也只是坐在角落里一動不動,內心毫無波瀾。

幾年下來,陳光榮養的野豬死得七七八八,家養的母豬只有4頭懷孕,生下了16只雜交的小豬崽,這讓陳光榮很是沮喪——當年生產隊里的那只母豬可是一胎就生了13只呀!

但他很快就振作了起來,親力親為照顧這16個幸運兒,期盼著小豬們快快長大,好歹保個成本,可事與愿違,無論陳光榮怎麼努力喂養,這些小豬們就是長得不好,3個多月了只有30斤左右,和同歲的家豬根本無法比較。

幾年的努力,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還沒等陳光榮從失敗的陰影里走出來,自家的豬圈被封了!

原來是陳光榮借的貸款已經到期了,可他翻遍了褲兜都掏不出一毛錢來,銀行多次追款未果后,只能把他告上法院,法院下達了8次執行通知書,陳光榮實在拿不出錢,陳家9次被封門,大門上全是封條。

陳光榮心急如焚卻毫無辦法,在這個節骨眼上,他的妻兒也受到了影響,嚇得不敢回家住,下山投奔了親戚。

陳光榮曾經翻到過妻子的日記,里面傾訴了這幾年來的不安和心里的悲傷,希望丈夫不要再養豬了,卻始終說不出口。

剛上高中的兒子也在日記里吐露心聲,說想要輟學打工,給家里減輕負擔,幫爸爸還債。

字里行間都是妻兒對他的愛和支持,這兩份日記讓程光榮愧疚不已的同時,也給他的心臟注入了一劑強心劑,原本想就這麼放棄的他重新振作了起來!

陳光榮主動找到了當地的政府,介紹了自己的計劃,宣傳雜交野豬是綠色食品的發展方向,還能有效保護野豬資源,盡管他現在失敗了,但雜交野豬的未來不可限量,只要給他機會,一定會成功的。

當時汀溪鄉境內的10萬余畝的原始森林已經劃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也在考慮如何發展綠色產業,陳光榮的眼光十分長遠,領導們當即表示支持,并進行了協調,銀行也準許他延期還款。

這一次,陳光榮認真總結了失敗的教訓,野豬是無法硬性「拉郎配」的,圈養只會讓野豬失去激情,從而影響繁殖率和二代雜交野豬的質量,嚴重點甚至會導致喪命!

并且,野外的公野豬在發情期需要爭奪配偶權,只有強者才能獲得母豬的青睞,這樣也很好地保證了小豬崽的質量。

綜合下來,一個十分大膽的想法在他的腦海里形成: 把家豬打包送上山,讓野豬和家豬自由戀愛!

深山里的「洞房」

有了之前的失敗經驗,這一次陳光榮行事十分謹慎,提前把所有問題都考慮了一遍。

野豬的嗅覺十分靈敏,如果有人在附近,肯定就會離開,所以家豬上了山后,人不能一直跟著,可如果不跟著,家豬跑丟了,或是跟著野豬一起跑了怎麼辦?

為此陳光榮多次趕著家豬到山上過夜,想看看家豬會不會留戀野外的生活不愿回去。

沒想到是他多慮了,這些家豬已經被圈養得「嬌生慣養」,根本無法適應野外的生活,一開始可能還覺得新鮮,沒過幾天就會哼唧著往家走。

陳光榮還發現家豬很聰明,上山的時候每走一段路就會留下糞便,下山的時候就利用靈敏的嗅覺,追蹤著留下的糞便氣味,按照原路返回。

這個發現讓他很是興奮,既然家豬不會跟著跑了就好辦了,剩下的就是要找個風水寶地給家豬和野豬放放心心,定點談戀愛。

陳光榮花費3000多元,在山頂上一個遠離人煙的地方,用毛竹建了個野豬「別墅」。

「別墅」下層鋪滿了柔軟的干草,還用毛竹做了圍欄,用來暫時圈養家豬。

「別墅」還有個小二層,陳光榮就在二層休息守著家豬。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2000年的一天,陳光榮請來十多位壯漢,用鐵籠把他精心挑選的6頭母豬抬上了海拔1100米的藍山嶺頂端。

之所以是用抬的,是杜絕了母豬原路返回的可能。

在山頂的「別墅」里,早就種下的玉米、山芋、白菜等都已經成熟,可以為前來幽會的野豬提供食物。

夜幕降臨,陳光榮讓其他人回了家,把一層的柵欄打開后,和一個助手躲了起來靜靜地觀察。

突然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豬圈里的家豬不停地哼唧、嚎叫著,野豬的嗅覺和聽覺都十分靈敏,很快就循著聲音找了過來。

一頭、兩頭……一連好幾頭野豬被「美女」吸引了過來,數了一下居然有20多頭!

公野豬這麼多,「美女」只有6頭,為了獲得「美女」青睞,這些公野豬瞬間進入了戰斗狀態,展開了驚心動魄的配偶爭奪戰,吼叫聲、撕咬聲不絕于耳。

好不容易決出了幾個勝利者,卻因為過于的警惕,最終沒有完成交配。

之后的幾天里,陳光榮一直小心地觀察著,很快就發現這些公野豬會帶著家豬到一個隱蔽的地方談情說愛,而習慣了「錦衣玉食」的家豬們沒幾天又會回到野豬「別墅」里來。

觀察的時候陳光榮都很謹慎,生怕打擾了它們談戀愛,可即便他很小心,還是驚擾了一對豬情侶,還差點把自己折了進去。

那天,陳光榮跟在一頭公野豬身后,可不知怎的,公野豬發現了他的存在,一下子掉轉了頭,沖著他飛奔過來。

公野豬的戰斗力十分強悍,一口咬在了他的大腿上,一瞬間血光四濺,徹骨的痛讓他出了一腦門子的冷汗。

此刻的陳光榮咬緊了牙關,沒有和公野豬去硬碰硬,而是強忍著疼痛,默不作聲,一動也不敢動。

過了一小會,公野豬似乎是以為陳光榮已經死了,于是松了嘴迅速離開。

留在原地的陳光榮確定野豬已經離開后,才拖著傷腿趕回了家去醫治,幸好沒有咬到大動脈,讓他撿回了一條命。

之后陳光榮長了教訓,時刻和公野豬保持距離,堅決不打擾公野豬和家豬幽會。

一轉眼幾個月過去了,陳光榮照例檢查母豬的情況,發現有兩頭母豬食量大增,行動也變得遲緩起來,他一下子就意識到,母豬懷孕了!他成功了!

陳光榮趕緊找人來把這兩頭母豬小心翼翼地抬下山去養胎,整個孕期他都仔細照料著兩頭母豬,生怕這來之不易的希望又沒了。

2002年夏天,兩頭母豬順利產下了13頭小豬仔,陳光榮抱著活潑亂跳的雜交小豬仔,撫摸著它們身上那與眾不同的花紋,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這一次的小豬仔們身強體壯,不僅有超強的抗病能力,每天的增重達到了400克,成活率達到百分之百,8個月后,這些小豬仔長到了75公斤!

有了優良的第一代雜交野豬,陳光榮馬不停蹄地讓雜交一代的公野豬再和家養母豬交配,生下了第二代雜交野豬。

令人欣喜的是第二代雜交野豬繼承了父輩們的優良基因,同樣抗病能力強,生長快,肉質好!

但是有先天優勢,也不能忘了后天培養,陳光榮經常讓雜交豬仔們滿山跑,每天往返10公里山路進行強化訓練。

另外,還進行了一些訓練,從豬仔小的時候開始,每天都讓人去上手撫摸,表達善意,之后就是進行打針之類的檢查,讓豬仔從小不怕人,容易被馴養。

2004年初,第二代雜交野豬產下了第三代雜交野豬,共43頭,豬仔一頭就能賣1000多元,野豬配種50元一次,種豬則20000元一頭,連腌野豬肉都獲利50多萬元!

20多年的辛苦容易換來的豐厚的回報,當初那些曾嘲笑過他的人,現在都轉過頭來羨慕他,還希望能夠學習相關的技術。

「自己富了不算富,大家都富才叫有本事。」這是陳光榮經常掛在嘴邊的話,他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

陳光榮和妻子專職做起了野豬配種業務,開起了野豬婚介所,專門幫農戶們和野豬配種,確認配種成功后才收錢,還包售后!

隨著環保理念和追求健康飲食的興起,營養價值高,味道鮮美的野豬肉成了市場新寵,野豬肉的行情大漲,不少人聞名來找陳光榮,他的野豬配種業務擴展到附近的寧國、南陵、旌德、蕪湖等四個縣市。

不僅如此,陳光榮還聯合本地一位范女士成立了山民自助組織——「月亮灣野豬產業合作社」和「陳光榮生態農業開發有限公司」,合作社負責雜交野豬的養殖,生態公司則負責拓展野豬系列產品的市場推廣。

雜交野豬多了,豬糞也多了,該怎麼處理成了一個大問題。

陳光榮之前有過建造沼氣池的經驗,後來又嘗試發展有機農業,種植有機茶葉。于是養雜交野豬,沼氣池回收野豬糞便,產生的沼氣用作能源,沼液沼渣則是茶樹最好的農業,形成了一個循環農業,不僅解決了糞便污染問題,還保護了生態環境!

生態環境恢復,不僅給山林里棲息的動物們提供了良好的環境,還吸引來了外地商人的投資,做起了生態旅游,陳光榮的野豬婚介所還成為了全縣的旅游規劃獨具特色的景點!

陳光榮分享技術、經驗,還手把手地教大家伙如何養殖、配種,有不少人後來做得比他大、比他強,年收入比他高,但陳光榮絲毫不介意,還十分高興。

因為對于他來說,當初想要那個關于雜交野豬的夢想已經實現了,現在還能帶著鄉親們發家致富,是再高興不過的事情了。

參考資料:

央視網:野豬婚姻介紹所

中國綠色時報:大山深處有間「野豬婚介所」

中國宣城網:陳光榮:安徽省十佳環保人士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